拖累女人的不是孩子,不是生活,而是男人的自

文/ 笨杨杨

看过滥*宫*,当时不知是抄袭步步惊心,只道只有女人才能写出这么滥情这么虚荣的剧。看罢步步惊心,剧情倒也贴切细致,真实伤感,只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出自女子之笔。
女人和男人的笔法是很容易分清的。譬如二月河的雍正王朝,女人和男人的关系只是点缀,女子多是痴情得决绝,温婉得柔弱,是男人臆想中的女人。而女人,当然是以琼瑶大妈领头,男的定要惊天纬地,对女的百般浪漫,若是女的不幸离世,男的会义无反顾地殉情。反之亦然。山盟海誓,诚不欺也!
不得不说,刘诗诗的古装扮相实在不孚众望,几个女配都比她好看,若兰的扮演者刘心悠尤为抢夺眼球,再加上后来刘诗诗的额头上大大小小的包包,更令人失望,完全就不像小说中的肌骨莹润,明眸皓齿,如兰似菊。可爱的时候不够可爱,羞涩的时候不够羞涩,伤感的时候不够伤感,唉,爱之深责之切,比起杨幂的晴川,刘还算好的。
且不说八阿哥是否把她当做姐姐的替代品,就拿她自己说,两人都约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突然一下又说要分开,没多久就和四阿哥在一起,后来又与十四暧昧,可以说,作者意在使除了毒蛇老九之外的阿哥都围着她转,我实在不知道四阿哥为什么会独独钟情于她,既然小说前面大段对他的描写只是“冰块脸”,深藏不露。

在校门口接孩子认识一位宝奶,她可不是一般的奶奶,当年文革后国家恢复高考,第一批知青返乡的大学生,一名初中的化学老师,退休后为了孙子就来作了海漂,现在已经六十三四了,这位宝奶不像其他奶奶那样:

不修边幅,没了人生追求,她却一直不停地的在学习新知识,而且很喜欢跟年轻人聊天,说这样可以知道更多的新鲜玩意,

比如理财她一直在做的,股票,投资房产,她都做的很淡定,每月都有过万的收入,所以我们管她叫:小白领。

过完年回来见第一面就觉着小白领瘦了,我问小白领是不是在老家做饭给累的?小白领大笑,可不是吗:

我回老家一个月,做一大家的饭菜:

摘菜是我一个人干,

洗菜是我一个干,

烧菜是我一个人干,

刷锅洗碗是我一个人干,

没有一个人给我帮忙的;

吃饭的人头是:

家里老太太算一个,(小白领的婆婆),

婆家我算是大嫂,后边三个小叔子,三个弟媳,

外加我儿子一家三口,

都是吃的,没人帮忙,

我家老头子也不给帮忙,不过老头子倒是怪儿子,儿媳妇,都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过来帮忙,

我告诉他:连你都不知道给我帮忙,谁还知道给我帮忙呀?

不管怎样老头子依旧不肯给她帮忙。

这天聊的我是大张嘴呀!世间还有这等事情,

我告诉小白领:不要做了,甩锅直接走人,谁吃谁做去,小白领很淡定的说:

结婚这么多年了,我都是一个人这么做过来的,

其他弟媳妇不做,人家老公不讲什么,也不说什么,

可是我家老头子不行,我不做不行,他不维护我呀!

自从跟他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就这样过来的,

当年孩子小,婆婆不给带,我自己边上班边带大的,家里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担着。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拖累女人的不是孩子,不是生活,而是男人的自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