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了,我笑了

2016年12月24日,在中国大地上,一个普通而又不寻常的小女孩,因患白血病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说她不寻常,是因为她爸爸因她这场病变成“红人”了。被病痛折磨着的孩子,应该是不知晓这场发生在她爸爸身上的“道德大战”,她眼里所看到的,一定是一个爱她、疼她的爸爸。

 没有尝过异地恋的人,永远都不知道爱是那么的煎熬。

罗一笑从确诊到离开世界,短短四个月,没想到在她生命的最后两个月里,她的这场病把她爸爸推向舆论深渊,顺带把她那可怜的妈妈也牵扯了进去。

   他或许给了你一生的承诺,请你不要开心的太早,因为这无异于空头支票。

现在的网络便捷而又可怕。

没有网络,孩子他爸就不会因一文而“火”;没有网络,不会因一文在几天内就“骗”到大家的两百多万“善款”;没有网络,他也就没那么容易地被人肉,被深扒出了房产情况、婚姻史这类纯个人隐私的信息,从而被冠上了“骗子”的名号。

    我的他,便是怎么做的。他没有许我一生一世,我们算是游戏中的朋友,朋友中的游戏。从来都没有过去,也从来都没有未来。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网络其实只是个媒介,真正可怕的是人心。

大众由最初的同情到转发,再到打赏,都是主动自发的。没想到,当罗尔的公众号里打赏金到了上百万时,就开始有人出来质疑,开始攻击这样一个因爱女患了重病而焦虑不堪的父亲。把他的房子、妻子信息都挖了出来,银行信息挖不到,若能的话,估计人家存款有多少也不会放过。

去深挖这些信息的人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呢?他(或是他们)是道德警察?要拯救善良的人类于“无知”当中?还是纯粹的“眼红”?对于答案,我只能呵呵了。

公众号里靠写文章的人多了去了,那些所谓的大咖们一文值千金也不是没有的,可一个会码字的父亲,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鼓励女儿要勇敢活下去的文章,拿了非常多的赏金,就被认为是骗子,这个社会是怎么了?

罗尔的事情被“揭穿”后,除了网络上骂声一片,许多当地的媒体也不放过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的那对可怜父母,他们继续推波助澜,对采访到的信息掐头去尾,把认为能激起共愤的部分拎出来,扔给“看客”们,然后全民挥舞着道德大棒,砸向那位本该令人同情的父亲。

到后来,大家都不管那个在重症监护室的孩子了,都去谴责她爸爸,可以想象,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她爸爸承受多大的精神压力!

因为不堪重压,罗尔把“善款”基本如数奉还,这样总行了吧?那些抖出个人隐私的道德警察们应该也满意了吧?

现在,罗一笑走了,这朵引起轩然大波的小花蕾彻底的离开世界了,成人的世界她还不懂,里面的套路有多深,她也不知。如果她知道的话,估计她最希望大家做的事是:放过她爸爸,还她一个安宁的家!!!

罗一笑走了,她父母捐献了她身上还可用的器官,遗体也献给了医学教学和研究,目的是希望能通过对他们女儿遗体的研究,在白血病的治疗上能有所突破,给其他患此类疾病的孩子多些希望。

罗一笑走了,她的父母有多痛,这恐怕只有失去过至亲的人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的到!

罗一笑走了,他们的世界该清静了。所有对的错的,都可以在孩子走后归零,谴责过罗尔的人可以将目光移开,去寻找你们的下一个“目标”吧!

罗一笑,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没有病痛,愿你的父母不再卷入任何是非。

   我从来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吧!但是却总是痴心妄想。把自己的爱情带入了那虚伪的网络之中,心中只有一种不屑。

   他甚至没有开口要求过我做他女朋友,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感情不一样是已经超过了女闺蜜。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走了,我笑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