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钢铁去产能6800万吨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

武钢、宝钢停牌重组,为什么会选择武钢?首当其冲的就是盈利状态,去年武钢亏损75亿元,仅去年7月份单月亏损额就达到5.47亿元,可以说武钢是近几年行业亏损领头羊。再者,去年下半年开始的钢铁裁员潮中,武钢也是计划裁员的大户。  曾经最为夸张的报道是:武钢8万人  裁员5万人。然而据了解,在2015年三季度开始截止至2016年一季度,武钢实际分流人员不到2万人,大量的人员安置的确有难度,而且也不利于社会稳定,但是人员过多负担巨大,在行业超低利润甚至是负利润的期间生存更加困难。最为关键的则是,武钢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首批国有大型钢铁企业之一,在长期的发展期间,一直处于生产中低端产品的定位,技术相对落后,效率较为低下,地理劣势相对突出。曾经的功臣变成了如今的“亏王”。  目前我国过剩产业的生存非常艰难。“老大难”武钢有了下落,下一个会到谁?已有专家积极地在给马钢和柳钢“千里送红线”。  带着这个问题来看一下在我国各个发展阶段都比较特殊的一个地区——“东北”。  其代表企业鞍山钢铁集团在2015年度全年亏损达到56亿元,虽略少于已经面临重组的武钢,但其经营困境也是显而易见的。同是过剩行业煤炭行业的东北代表龙煤集团,其经营“亮点”可说“三天三夜”,自煤价下跌的2012年开始龙煤集团就连续亏损至今,亏损雪球越滚越大,财报显示:龙煤集团2012年净亏8亿元,2013年亏损扩大到23亿元,2014年亏损接近60亿元,2015年前三个季度,龙煤集团亏损就达到了33.8亿元,随后的挂牌出售77处房产等消息前段时间也是不绝于耳。  由于在东北地区国企的集中度、经济占比是任何其它地区和省市都不能比拟的,同时更严重的是龙煤这样的负债累累的国企比比皆是,这也是为什么说东北地区可能是下一步国企改革、兼并重组的重点区域。可以说武钢是一个行业的代表,而东北地区则是区域性结构调整的典型,东北老工业区的转型升级必然也可以上升到国企改革的层面上。

2016年初始,国务院发布了钢铁及煤炭行业的去产能文件,国务院6号文和7号文分别给出了未来3年至5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亿-1.5亿吨、煤炭过剩产能5亿吨的去产能目标。同时,各省市也纷纷下发去产能目标。  据不完全统计,各省市2016年去产能目标是,炼铁1854万吨,炼钢3604万吨;整个“十三五”期间的去产能目标是,炼铁7035万吨,炼钢13665万吨。就年底省市发布的去产能完成任务统计,今年共淘汰炼铁产能4827.61万吨,炼钢产能8600万吨,远远超过年初定的目标。  以各区域情况分析,2016年产能淘汰情况仍以华北区域为重头,整体淘汰占比高达全国的三分之一左右,其次是华东。据分析,在钢铁行业高速膨胀的时期,华北、华东整体的钢铁产能也在急剧上升,整体钢铁产能基数较大。   就2017年来说,去产能仍是重头戏,也是钢价支撑的重头戏,现钢铁去产能的重点,正逐步从高炉设备转向中频炉设备,钢材市场整体供给结构及消费结构也在逐步转化。在2017伊始之际,国家的各项去产能政策也会相继出台,整体钢价仍是向好发展。现去产能仍是一块硬骨头,后期的落实情况将直接决定钢价的基础是否稳定。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2016年钢铁去产能6800万吨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