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护送周恩来的十堰老人走了!享年97岁

他,十堰老兵,原名郭金学,周总理指示为其改名为王玉祥。一枚“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证章,王玉祥一直珍藏着,反面刻着“007”编号。在那段烽火岁月中,他将青春和热血洒向战场。曾

十堰日报讯 记者21日从市太和医院获悉,抗日老兵、三次坐车护送周恩来总理的十堰老人郭金学,因病医治无效于2月21日上午逝世,享年97岁。

他,十堰老兵,原名郭金学,周总理指示为其改名为王玉祥

郭金学家住张湾区汉江路街办东风社区,出生在陕西省白河县与十堰市郧阳区交界的一个村子。抗日战争时期,王玉祥曾在战场上多次与日军正面作战并多次受伤,伤愈后右眼角留有枪伤、右手中指落下残疾。日本投降后,他所在部队被派往南京接管防务,他被安排在马歇尔公馆做警卫。国共南京谈判期间,他被我党地下工作者争取,利用在马歇尔公馆担任警卫的机会,三次坐车护送前往谈判的周恩来。被特务发现后,周恩来指示为其改名为“王玉祥”。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他在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作,负责房产接收与管理,因其保留着一枚圆形的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证章,背面的编号是“007”,王玉祥被熟悉他的人称为“十堰007”。1960年,王玉祥携妻儿回到老家,被安置在原郧阳地区工作并颐养天年(本报2018年3月6日曾报道)。

一枚“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证章,王玉祥一直珍藏着,反面刻着“007”编号,

在那段烽火岁月中,他将青春和热血洒向战场曾3次秘密护送周恩来总理,两次负伤仍坚持战斗到最后

王玉祥出生在郧县和陕西白河县交界处,日本东丽家庭贫寒,原名郭金学1939年秋,不满18岁的王玉祥入伍,在郧县鲍歼60峡镇简单训练两个月后,到郧县县城被编入新兵连150多名新兵经谷城、保康和南漳县,到了宜昌三斗坪,后被编入77军132师独立营,军长是冯治安

1940年5月,枣宜会战打响,中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6个集团军进行堵击。日军先后攻占唐河、枣阳等地后,攻占宜昌,中国军队进行全面反攻

“当时我们的部队坚守在一个小土堡上,离三斗坪没多远。” 王玉祥回忆,部队驻守没多久,就遇到200多名日本鬼子骑着战马、手持战刀准备向西北方前进。

“打!”看着日本鬼子靠近后,连长一声令下,大家立即开枪射击,“鬼子武器要比我们厉害,他们天空有飞机,陆地还有汉奸帮他们带路、当盾牌。” 王玉祥说,没一会儿,他身边的一个轻机枪手身负重伤,被担架抬下阵地本来是步枪手的他,丢下步枪,抄起旁边的轻机枪连续射击,

“机枪杀伤力比较大,所以机枪手往往是敌人的首要射击目标” 王玉祥说,中午时分,一颗子弹从他的右眼飞过,经过简单包扎后,他强忍疼痛,拿起机枪继续射击。

傍晚时分,王玉祥的右手中指又被敌人打中。“连长问我能否坚持,我想如果我撤下去,人就更少了,所以让军医包扎好后,继续战斗” 王玉祥说,他的右手中指因此落下残疾。

“那场战役打得好,从前一天早上,一直打到次日天亮,” 王玉祥说,日本鬼子打得只剩一二十人,全部缴枪投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王玉祥所在部队被派往南京接管防务,他被安排在马歇尔公馆做警卫工作

1946年5月,还都南京,中航空发动机叶片共代表团由重庆迁往南京,与进行谈判,当时的宁海路5号是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进行调停的重要场所,

警卫马歇尔公馆的王玉祥,每天都能见到一些重要人物来此会谈,“周恩来经常来与马歇尔交换意见,时间长了我也就认识了”王玉祥说,周恩来每次进入公馆时,车子在门口停下,只要他在门口站岗,他都会喊一声“周先生”。周恩来总是点头,报以微笑“那时候的周恩来很瘦当时南京天气热,他经常戴一顶遮阳帽。”

有一天,南京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来到马歇尔公馆门口,与王玉祥攀谈起来,并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李仪”,还邀他晚上一起吃夜宵,经过多次接触,王玉祥与李仪成了好朋友,

李仪私下里问王玉祥,周恩来这个人怎么样。王玉祥不假思索地说,周恩来是好人“没当兵之前,老家的人都说红军是好人,是帮助穷苦老百姓的”李仪悄悄告诉王玉祥,在周恩来去马歇尔公馆会谈时,可以在暗中给予安全护卫。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三次护送周恩来的十堰老人走了!享年97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