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第一次到深圳(上)--- CC用心记录生活点

2017年06月24日 星期六 阵雨 (农历2017年六月初一)

2017年07月01日 星期六  晴转阵雨 (农历2017年六月初八)

        可能是离开家乡越久乡愁越浓的缘故吧,近几年一看到好看的花花草草或者菜园之类的自然景色我就走不动路了。我不但要停留在那里浮想联翩一番,还要用相机或手机多个角度给它们都拍下来。总觉得那些自然景色离我小时候的生活要近一些,不管是人工种植的还是自然生长的,我都喜欢。

图片 1

图片 2

          昨天一天身体都极不舒服,晚上喝了一点儿女儿熬的粥后就早早休息了。半夜三点多又醒来了,头也开始疼了,之后的一个多小时里辗转反侧怎么也难以入睡,后来就起来看书,看了一会儿又倦了,索性就躺在那里胡思乱想。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我第一次到深圳来的情景了......

图片 3

          记得那是2001年的“五一节”。那年从春节开始,我们部门就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工作模式,没有休息过一天,我们本来都期盼着“五一节”能像厂里其它幕僚部门一样放两天假的。可在“五一”的前一天,我们部门经理像根本不知道第二天是什么日子一样,提都不提放假的事。要是以往,我可能会和大多数同事一样,默认了第二天照常准时准点上班。

图片 4

          但这次有些不一样了,几个月前我们部门来了位新同事小文,她和我一见如故,我俩经常黏在一起,上下班经常形影不离。她和我年龄差不多,但她见多识广,有个性有思想有主见,还有在大集团的工作经验,她很有维护自己权益的意识,和她在一起我也长进了不少。下班后她见经理一声不吭地走了,同事们都敢怒而不敢言,只敢在私底下抱怨,便对我说:“老大没说明天放假,但也没说明天不放假呀!明天我带你去深圳玩好不好?”

          但那些随意长在路边的小花儿除了更深得我的欢心之外,还格外惹我怜爱。这些小花儿看起来那么柔弱,可是又那么的坚强。它们不挑剔环境好坏,只要有一点点土壤,它们就会扎根。没有人呵护它们,没人按时给它们浇水除虫施肥,也没有人拖家带口呼朋引伴地去欣赏它们。但它们毫不在乎环境的恶劣,没人浇水靠着上天赐给的雨水,靠着洒水车不小心喷过来的水,它们也能茁壮成长,也不会错过它们的花期。尽管没人呵护没人欣赏,它们还是会尽情地绽放,没有怨声载道,没有告哀乞怜。没人关注又怎样,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要认真活一回,别人看或不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辜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在它们的眼里,这个世界它们来过、生长过、绽放过,它们用心努力地活过,它们的生命就是完整的,与别人无关。

          话说我到这个部门工作已经快三年了,无奈遇到了一个工作狂领导和一帮不太正常的客户,这三年里除了春节,我几乎从没休过超过一天的假,所以我也没什么机会出去玩也从来没有回过家,基本上过的都是“办公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全年无休的日子。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来之不易,我非常珍惜。可能就是看出我很在乎这份工作,我曾多次对经理提出想休假回家看看,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说得最多的就是:“别人回去看老公老婆孩子,或者看男女朋友,你又没有结婚,又没个男朋友,你休什么假呀,回去看谁呀?!”我说回家看我父母。他更来劲了:“既然这样,你还不如多加班多挣点儿加班费寄回去孝敬他们更实际,赶快回去工作!”

图片 5

          现在小文这个提议我一听太惊喜了!虽然平时工作上我也经常去周围的市镇出差,但都是去一些厂商或客户那里,从未自己出去玩过,而且也从没去过深圳市区。那时对于我来说,深圳就像一个遥远的梦。虽然我们工厂离深圳并不远,但在我心里,它们之间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如果有人告诉我,几年后我将和这个城市有着怎样深的缘分,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图片 6

          惊喜过后就开始为实际的事犯愁了。下班回到宿舍我俩就开始为明天的出行做准备。那时候也不认识什么人,找了半天找到一个在深圳的愿意接待我们的并不怎么熟悉的朋友。刚松一口气又想起那时候去深圳还要“特区通行证”(忘记了名字,也许是边境通行证),小文有,但我没有。该怎么办呢?现在办也来不及,后来小文建议我找人去借。有个老乡很友好,我没太费口舌就借来了她的身份证和通行证。但我一向胆小,不敢做不合规定的事情,我总担心会被发现。小文让我把老乡的身份证资料背熟,然后安慰我说万一被发现也可以掏钱让人带过关。

图片 7

图片 8

          所以我总是格外关注这些小花。节假日或周末我出门买菜时,不赶时间的话我经常会在小区里绕一圈走,欣赏一下那些绿化丛中长出来的小花,趁园丁们还没来得及把它们铲除我会用手机或相机把它们短暂的美丽保存下来。在外面走路、散步或爬山时我也总留心看着路边,欣赏我看到的花花草草,和它们对话,揣摩它们的思想。

          度过了激动又忐忑不安的一夜之后,第二天我们就向深圳出发了。我们先搭车到布吉镇,然后再从布吉转车去深圳市内。一路上我还是又激动又紧张,时不时的把证件掏出来背一阵,生怕到时候一紧张脑子空白了。到了“布吉检查站”,我们一车人都下来到“验证厅”排队验证,公交车开在前面等着我们。

图片 9

          排队验证时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仿佛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前面的几个人工作人员好像都是看了一眼就放人了,轮到我时,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证件,又抬头看了我一眼,问:“这是你的证件吗?”他为什么问我?肯定是看出来了。我吓得要命,但还是机械的答了是,他又问了我一下证件上的其它内容,我早已背得烂熟于心,所以都毫不犹豫答出来了。他终于把证件还给我了,说:“下一个!”我怔了一下才知道我可以走了。

图片 10

          后来我回想了好多次那个场面,我觉得那位工作人员肯定发现了我用的不是自己的证件,但看我是一个手无寸铁胆小柔弱的小姑娘,肯定也做不出什么妨碍特区发展和安定团结的事情,就放我过去了。(未完待续)

图片 11

图片 12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年,第一次到深圳(上)--- CC用心记录生活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