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

我加入善城公益文学群没多长时间,

眼泪落入水中

或许已得罪了两个人,

是真正的泪水

一是飞鱼,她在群里发了一诗:

而不是几瓣落樱

别出声    星星落了下去

但涟漪却是一样

一起谈论树叶的人    此时寂静了

魏雨梦见的白毛猴

受伤吗    血在指缝里渗出了一条河

让他去死让他杀人

又流向月光里    白色的风

而他不愿杀人抵命

还有    还有翻白的一片忧伤的云呀

于是走进精神病院

把你的名字    烙得血红

即使鲁迅的诗是匕首,读着也是一段歌,比如一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但读上面的诗,我火了,什么把你的名字,烙得血红?

我在群里站了出来,我说一一

把你的名字,烙得血红,什么意思,诗可以写你自己的名字,把别人的名字烙得血红,这叫血腥!诗,是真情的流露,不是你这样的臆想。

只是,她没有声音。

许多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声音。

我准备着一场暴雨的啊,但它没有来⋯⋯

图片 1

照片由晚啸斋提供

还有个叫晚啸斋的,我叫他改名,

因为他在群里叽叽喳喳,一会儿说我的短句太多,一会儿说我的散文口语化句子太多了。

我写作三十多年,有了自己的文风,

这叫乡土,

还有,小说用短句,你不知道短句是小说最高的境界么,

我对他说,

你用词很好,如果你用聊天的时间放在写作上,可以写一点东西的,我最讨厌聊天了,尤其是男人聊天,与美女聊天我不反对,但也没有时间聊天,我倒是佩服你的,有那么多的话题。

我说得言不由衷。

我还对他说,你什么都好,但你的名字好像有点矛盾,斋,吃斋念佛,你呼啸什么呢?我建议你的名字改成晚静斋比较好,呼啸呼啸的,像西北风。

这回我说得很干脆。

不过,我赞同他的一句话,他说所以不少人,包括我太太都认为我精神病。

我对他说,精神病是做大事人的特质。

以前,曾读过一本书,好像书名叫我们都是有病的人,至于这本书谁写的,记不得了。

图片 2

无锡一家精神病院

昨日,我去无锡钱桥,经过一家精神病院,本来经过的时候,只是看它一眼,或许还会想一想,一个人被关在这里,真可怜。

但昨日经过精神病院时,我停车了,

我想拍照,

我叫门口的保安拍照,他说上面领导说的,不让拍照。

当时,我没与他说第二句话,

我自拍,你又能拿我怎样呢?

图片 3

我在精神病院门口的自拍

本来这一短文是想昨晚写的,只是厂里大学生小沈结婚,我喝酒了,有点神志不清。

现在,我酲了,

家住阳澄湖边,风是轻柔的,空气格外清新,原来我住渭塘那边,渭塘工厂多,渭塘的空气不好。

昨日,我打葵花地经过精神病院,

我想起了呼啸斋,他说他是精神病,

如果真是精神病,应该来这里疗一疗。

再一想自己,我应该也是精神病,

比如十年前,我借款二三千万元到阳澄湖买地,

那一块地当时没通公路,是一片湖泊,

真的不是精神病发作,

谁会去那里买地呢?

有人说,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那么,一生中,做几回精神病应该可以的吧。

我做过一件事可能与精神病有关,

2008年时,因为我投资阳澄湖四面楚歌,

即使如此,我又预定了一套几百万元的别墅,

几年后,老婆才知道,她指着我的鼻子说,

你眼睛里还有我吗?

我喃喃地说,这样做,是为了不让你担心,让所有的苦难我一个人扛起来。

是啊,阳澄湖上有白鹭,它在湖面上飞翔。

阳澄湖也有小鸟,叽叽喳喳,它还偷啄我家院子里的柿子哩⋯⋯

图片 4

我家院子里的柿子熟了,小鸟飞来了,你看有一只柿子被小鸟琢过了

李弯弯请前夫喝酒

把所有的钱都给他

才想回到精神病院

恋爱并结婚过日子

蜷缩在院里的盖天

看到了叫花子妈妈

叫花子女儿和土狗

才瞬间回归于高大

王大力踢得动地球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精神病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