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法站到另一面去看的

有门课在讲 Health Literacy 的时候讲到,你作为专业医疗从业者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明白普通人,尤其对医疗语言极为陌生的人,他们眼中的的那些药物使用说明、风险承担同意书、医疗保险条款都是长得什么样子的。

图片 1

你站在 Level 10 看世界,你没有办法知道,没有办法想象,也没有办法站到 Level 1 的地方,去看这个角度的人看到了什么。

对你而言,你有多久没有真正的从心底去了解一个你关心的人?看完《无人引航》,我问自己。

除非你和他们聊天,除非你真诚、平等、不带任何鄙夷低看地去了解他们。

《无人引航》是由威廉姆·H·梅西执导,比利·克鲁德普等人主演的一部剧情片。它讲诉了一位父亲在儿子死后,无意接触到儿子写的歌并从中寻得慰藉而引发的一系列故事。这部从故事情节上讲是剧情片的电影,总容易在影单推荐里被当做亲情片推荐。

信息不对等不仅仅是对于 Level 1 的人来说的,同样是对 Level 10 的人的。类似的事情是做 Community Health 的老师们常会提及的一个问题,也是本科时一门公选课上一个公益人对公益提出的问题:我们常做的事情,是认为对这个社区或人群好的事情,是我们认为他们想要的、需要的;然而实际上,我们不知道他们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但,它真的不仅仅是一部亲情片。

比如说,公益那个例子是最简单直接好懂的:很多大学生到乡村支教,英语啊数学啊艺术啊,觉得自己特别棒,帮了贫困小朋友很多。但是,这些公益团队,在组织支教之前,有没有问过当地的孩子,他们需不需要这个支教,如果有支教,他们想学些什么,希望有些什么方式?支教者认为自己做的很好帮了很多,但是这是真的吗?孩子们怎么看?后来情况发展的如何、这些支教活动真的对孩子和对这个村子产生了积极作用吗?

电影一开始,儿子一个人在宿舍写歌,录到一半门突然被微醺的同学推开。新歌最终只录了一半,同学的嘲讽、思绪的中断、无人理解的心情,这一切让儿子懊恼起来。导演没有给很多镜头,却用儿子同学的一句“算了,反正问你你是白问”表现出了儿子的孤独。

What they want VS. What you think they need。

而这,为后续埋下伏笔。

摊开来讲,这是荒唐的。但又是时时刻刻发生的。简单粗暴地解释,就是那句“为你好”。

画面闪过,镜头转向事业有成的父亲。刚做完一笔大单的父亲,愉悦的邀请儿子一起喝一杯,甚至不惜怂恿儿子逃课。父子温情,让人莞尔。

我们自己无法站到别人的位置,又不曾问问别人想要什么、不曾尊重他人的意图,便用一句“为你好”,逼迫比我们相对低一层的人装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许说。

可是,与父亲愉悦形成对比的是,儿子似乎始终不开心。挂上电话后,儿子看了眼图书馆,又深深回望校门方向。之前,看到这一幕时,我以为儿子只是在学业和父亲的邀约之间做挣扎。可事实并不是如此。

你若说苦,那就是狗咬吕洞宾。我都是为你好啊,给你带来了这些这些和这些,你居然还说不好,哈?

随后,悲剧发生。

其实不止是这类事情。还有那种科普贴下面的群嘲,对民科的嘲笑。

父亲在酒吧并未等来应邀的儿子,即将离开时,一条插播的有关校园枪击案的紧急新闻占据了他的视线。那是儿子所在的学校,而儿子却失约了,父亲站在酒吧电视机面前,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每每看到,就觉得无聊和荒唐。我看不惯这个很久了。真的,都是荒唐戏。且不说换做你被问,你懂不懂能不能解答,便假设嘲笑者都是懂的吧,可你是为何和如何假定了这世界上所有人都要懂你懂的知识?如何和为何假定了你认为的常识就该是所有人的常识?

整部电影从片头到此,情节没有太多的拖沓,还算流畅。不看到最后,你意想不到会发生什么样的逆转。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按照一般故事情节,儿子不幸死于此次突发案件呢?

我稍微想象了下这种发展的后果:一种,因为这很羞耻,不懂的人默默地避开,假装也懂,保护一下面子;另一种,反效果,形成了强烈的对立。

可是,这一次,编剧出乎我们意料。

这是科普者和科普观众希望看到的结局吗?

儿子是死了,可是并不是老套的被杀,而是――杀人凶手。他在杀死6名同学后,举枪自杀。这个让人震撼的事实,直到电影镜头放到他的墓碑被人涂上“凶手”的标识才被揭晓。

至少我不希望。

其实《无人引航》在剧情处理上有点让人觉得衔接不上。例如,儿子女友在家庭葬礼上的痛苦和两年后在重大演出前揭开Sam谎言的愤怒,两种态度对比让人不明所以;墓碑上的“凶手”字样涂鸦,让人疑惑;还有Sam与前妻在儿子墓前的争吵。如果不是最后父亲Sam在酒吧献唱最后一首歌时进行了坦白,相信很多人会看得有点云里雾里,不明白为何儿子会做出如此偏激的行为。

我们长了一张能说话的嘴,一双能打字的手,和一颗能学习的脑袋,不是为了用来让自己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也不是为了用来让自己看起来高人一等的。你以为高人一等很难吗?实际上,能够与自己不站在一个角度的人沟通,那才是了不起。

这些细节在剧情上的衔接不畅,使得电影本身打了折扣。但,它并不影响电影本身给我们带来的触动。

课上老师提及,特别是在医疗行业,很喜欢用那些专业名词,这就有个问题了:当你使用那些名词的时候,你是真的因为它更加准确,还是因为它让你自我感觉良好?

一个年轻杀手生前写的歌,在他死后却被世人热捧。那些歌词里无人倾诉的心情,在他父亲和乐队成员的演绎下,深入人心。

就像现在国内,要求医生开处方时,要用专业名词,不给用俗名。说实话,我觉得音译的药名是最为愚蠢的产物之一。有意义吗?让医生和医学生在脑中把“#$%@&*@+}|**,》”转化成“抗过敏/镇痛/消炎”再记住它的写成“#¥%@&*@+}|**,”,并让药名保持在患者眼里长成“@#¥*&,#、《}【…%”的形象,我是没看出来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听歌的人并不知道词曲创造者的身份,就连,演唱这些歌曲的人也未曾理解过曲谱背后的故事。直到,某次重大演出前,眼看就可以帮这群年轻人获得他们想要的成功,一切善意的谎言被儿子前女友打破。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没法站到另一面去看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