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亲征瓦剌兵败被俘:明使节用火器震慑敌

原标题:将军兵败被俘,敌军首领看了他一眼,哭着对侍卫说:必须款待此人

图片 1

古代行兵作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能否在战争中取胜,与将领的指挥才能有着必然关系,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如果不幸沦为俘虏,十有八九难逃一死,即使侥幸活下来,也会遭受各种折磨,但也有例外的情况。唐代的一位将军兵败被俘,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敌军首领看了他一眼,随后哭着对侍卫说:必须款待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正统十四年,即公元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亲征瓦剌,结果兵败被俘。当时跟着明英宗亲征的,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官员,名叫杨善,官居礼部侍郎。

图片 2

发生在公元1449年的土木堡之变以及接下来于谦主持的北京保卫战,是一段大家耳熟能详的明史,关于它的政治军事意义,这里不再赘述。

此将军名叫王孝杰,尽管名气比不上李靖、尉迟恭,传奇事迹比如秦叔宝,但他也不简单,十几岁开始从军,上阵杀敌毫不畏惧,从最初普通的小兵,一步步成为威名赫赫的将领。不经历一番风雨,哪能轻易见到彩虹,王孝杰的军事生涯也充满艰辛和挫折。

其实,历史在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之外,很多技术上的细节也是挺有趣的。有时,细节就决定了高度,决定了趣味。在土木堡之变和北京保卫战之后,明朝官员和瓦剌首领的一段谈判,信息量就极其丰富,值得回味。尤其有趣的是,土木堡之变,还和广东产的铁锅有一定关系,这是怎么回事呢?

吐蕃在贞观时期,属于大唐的藩属国,唐太宗还把文成公主赐婚于松赞干布,双方的关系更进一步。松赞干布死后,吐蕃的新一任国君开始不老实,对唐朝边关虎视眈眈,偶尔派人试探。唐高宗看在文成公主的面子上,没有过于计较,认为吐蕃不敢乱来。

明朝外交使节用火器震慑敌军

图片 3

正统十四年,即公元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亲征瓦剌,结果兵败被俘。当时跟着明英宗亲征的,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官员,名叫杨善,官居礼部侍郎。

高宗的做法,非但未能让吐蕃军队有些收敛,反而让他们觉得大唐好欺负,越来越猖狂,并于公元677年大举进攻凉州。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不出兵教训敌军,大唐国威何在,必须让吐蕃长点记性。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朝廷任命王孝杰为副总管,跟随主帅刘审礼出征。

在刀光剑影、矢石如雨的战场上,这位六十多岁老人的生存能力杠杠的,居然让他给逃出来了。之后,于谦主持的北京保卫战取得胜利,景泰帝登基。

此次属于劳师远征,多数士兵都是临时招募,缺乏战斗力,且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一场激战过后,王孝杰的部队损失惨重。如此危急时刻,同僚李敬玄吓懵了,不敢出兵相助,只是在后面观战,眼睁睁地看着王孝杰奋死拼杀,虽然他勇猛无比,奈何敌我力量悬殊,被敌军生擒。

第二年,杨善以右都御史的身份,出访瓦剌。这次去,他变卖了自己的家产,给深陷敌营的明英宗送去生活补助,同时受到了瓦剌国主的接见,双方进行了一场针锋相对的谈话。

图片 4

杨善这人学问不高,没有中过进士,连举人都不是,《明史》评价他“无学术,滑稽”,大概也就是个脱口秀高手,然而,他的谈判水平确实给大明王朝挣够了面子。

吐蕃首领赤都松赞,听说手下俘获大唐名将,赶紧让人把他带上来,决定好好羞辱他一番,然后再将他拉出去砍了。浑身是胆的王孝杰,见到赤都松赞也不下跪,无论如何都不能给大唐丢脸,对于死亡,他没有任何的惧怕,只是非常不甘心。

瓦剌国主问他:你们明朝的军队怎么这么不经打,三下五除二就被我们活捉了皇帝。“土木之役,六师何怯也”。

赤都松赞的目光从王孝杰脸部一扫而过,只因为这漫不经心的一眼,改变了王孝杰命运。赤都松赞仿佛中邪一般,由刚才高高在上的姿态,变得十分谦卑,边流泪边亲手给王孝松绑,并告诉身边的侍卫,准备好酒好菜招待。众人非常不解,赤都松赞道出缘由,原来王孝杰长得跟赤都松赞的父亲颇为相似。

杨善答得倍儿有面子:“不是我们不够你们打,而是我们根本没想跟你们打,只是想去跟你们友好会见,没想到你们发动战争,让你们得手了。”言下之意是你们耍手段,胜之不武。

图片 5

接下来,杨善口述了大明朝将如何在边关布置国防线:除了用铁橛子防备北方的战马之外,我们还改良了火炮技术。要知道,以前的火炮,一次只能发射一枚炮弹,杀伤力有限,如今得到了大大的改善,每门大炮里充满鸡蛋大小的石头,容量大约一斗,一次发射出去,炮石散开,杀伤范围可达到方圆数十丈,敌军的人和马,一个都跑不了。

从此之后,王孝杰被赤都松赞奉为座上宾,他却始终心系大唐,几年后成功返回,武则天对他的忠勇赞不绝口,王孝杰因此被提拔为清边道行军总管。后来,王孝杰以主将的身份,带兵征讨契丹,决战中大显身手,胆小如鼠的副将苏宏晖却率军逃走,王孝杰被活活坑死,武则天悲痛不已,追封他为耿国公,如果不是猪队友苏宏晖,王孝杰此次定能建立不朽之功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除了改良大炮,令其杀伤力大增外,杨善还透露了明朝正在研制的一件利器:两头铳。

责任编辑:

火枪刚进入战场时,无论是在亚洲还是在欧洲,其实是很尴尬的。因为射击之后,枪手要重新填充火药,这么一耽搁,敌人的骑兵就冲上来了,而枪手们还在填火药,又害怕火药炸裂,伤及枪手,所以有时候反而不如冷兵器的骑兵。而火枪部队的这种局限性,在杨善的口中被突破了。那时明朝采用了两头铳,以前的火枪只能单放,而这种两头铳却可以装几枚弹药,更神奇的是,还可以旋转连续射击。

杨善不愧是口才高手,将这种新科技战争说得栩栩如生,据《明史》和明朝冯梦龙的《智囊》记载:“装铁弹子数个,擦上毒药,排于四层,候马来齐放,俱打穿肚。”等前面四排火枪手射完弹药,敌人的骑兵来冲锋时,两头铳就开始成排射击,把敌军人马的肚子都打穿。

杨善对明朝新式火器的描述,确实起到了震慑敌人的作用,说得瓦剌那边的人脸色都变了。后来他们之所以愿意归还明英宗,不再南下,也和这种新式武器的威慑力有很大关系。那么,杨善到底有没有吹水?还是看资料吧。

徐光启曾想建立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明英宗亲征瓦剌兵败被俘:明使节用火器震慑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