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李隆基太蠢,安史之乱哪里会打8年,李光

原标题:要不是李隆基太蠢,安史之乱哪里会打8年,李光弼直接能搞定

唐王朝收复两京以后,安庆绪逃到河北,占领六十座城,继续顽抗。唐肃宗决定派大军进剿安庆绪。这一次进军,唐军一共集中了九个节度使带领的六十万兵力。这九路大军归谁统率呢,论地位和威望,应该是郭子仪和李光弼,但是猜忌心很重的唐肃宗,怕郭、李两人权力太大,故意不设主帅,却派了一个完全不懂打仗的宦官鱼朝恩作观军容使(监视出征将帅的军事长官),九个节度使都得听他指挥。

自唐玄宗里隆基改革府兵制为募兵制之后,大唐军队就开疆拓土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唐军内部最后分化为两只主要的军事集团,一个是向西对抗吐蕃与西域的军事集团,一个是向东对抗契丹与漠北的军事集团。最后东部集团的安禄山造反,而西部集团也就自然扛起了对抗安禄山的使命。

唐军攻打邺城的时候,史思明又举兵反唐,从范阳带兵救援安庆绪。六十万唐军,准备跟版军决战,还没来得及摆开阵势,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吹得沙尘弥漫,天昏地暗。九路大军没有统一指挥,就都像受惊的马群一样逃散了。

图片 1对抗安禄山的战场之上,自西域而来的大将们指挥着主力部队在潼关阻挡安禄山大军西进,而在朔方军这支偏师则在山西负责袭扰安禄山大军的后方—河北地区。朔方军在之前的对外战斗之中声名不显,但是今后几十年的大唐军事舞台都将会是他们的,他们是大唐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国家柱石。

唐军打了败仗,鱼朝恩把失败的责任一古脑儿推给郭子仪。唐肃宗听信鱼朝恩的话,把郭子仪朔方节度使的职务撤了,让李光弼接替郭子仪的职务。

太行井径金边银角是围棋的术语,在中华这个大棋盘之上山西就是连接关中与河北这两个金边的银角,朔方军就是要从山西出发经太行山脉直达河北—叛军的大本营。那么他们要从哪里走才能翻越太行山脉到达敌人的大本营呢,答案只有一个—太行八径。

这时候,叛军又发生内讧。史思明在邺城杀了安庆绪,自立为大燕皇帝,整顿人马,向洛阳方面进攻。

图片 2太行八径自古有名,这是山西地区通往中原地带的交通要带,朔方军节度使郭子仪统帅的朔方军是大唐军队之中最接近山西的部队。从太行山的井径出发就可直达河北地区,河北就是叛乱的安禄山大军的大本营,不论朔方军战果如何,只要出兵井径就会给安禄山叛军带来腹背受敌的威胁。

李光弼到了洛阳,洛阳的官员听到史思明的兵势猛,有点害怕,有人主张退到潼关。李光弼说:现在双方势均力敌,我们退了,敌人更加猖獗,不如把我军转移到河阳,进可以攻,退可以守。

郭子仪选择派大将李光弼出井径直插安禄山的腹心之地,可是自古太行八径崎岖难行是易守难攻的要地,李光弼的出征很有可能意味着一场血腥的攻防战。幸运的是当时河北已经传来了地方官员领导的讨伐叛军的活动,坐落在井径之口的常山郡也反抗安禄山大军,李光弼只要加速出井径就可以支援义军直接夺回河北之地。

李光弼下令把官员和老百姓全部撤出洛阳,带兵到了河阳,等史思明进洛阳的时候,洛阳已成了一座空城。史思明要人没人,要粮没粮,又怕李光弼偷袭,只好带兵出城,在河阳南面筑好阵地,和李光弼的唐军对峙。

出兵井径图片 3李光弼率步骑一万,弩手三千人出井径到达了常山,但是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常山与河北义军多被安禄山部将史思明所歼灭。常山之民仍然是心向唐氏的,在听闻唐军到来的消息之后就将杀掉城中胡兵捆着叛军将领安思义来见李光弼。李光弼再见到安思义后就以饶他不死为筹码得到了关于史思明的第一手的情报,史思明只在距离不过两百里的饶阳,必须快速进城否则在史思明胡骑攻击之下灭亡只是时间问题。李光弼抢先入城占据了常山,准备利用城池来抵挡前来的史思明。

李光弼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他知道眼前的兵力不如叛军,只好智取,不好力攻。他听说史思明从河北带来一千多匹战马,每天放在河边沙洲洗澡吃草,就命令部下把母马集中起来,又把小马拴在马厩里,等叛军的战马一到沙洲,就把母马放出来和敌人的战马混在一起。过了一会,母马想起小马,嘶叫着奔了回来,敌人的战马也跟着到唐军阵地来了。

在听闻常山失守之后,史思明立刻杀向常山,不过一日就率领自己的两万骑兵主力到达了常山城下。李光弼派遣步兵五千人出东门直面敌人的骑兵部队,虽然在骑兵直接冲击步兵方阵会造成重大伤亡,可是此时的史思明部队展示出了极强的战斗作风,誓死不退一定要将东门拿下为主力部队打出一条路来。东门不能丢,李光弼带来的弩手排上了用场,在城墙之上的弩手居高临下射击终于将敌人部队逼走。唐军必须主动出击才能为自己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唐军将部队分为两部分,一千弓弩手分为四队成分段式射击方式驻守道北,五千步兵临河列长枪阵与弓弩手互为呼应在道南直接堵住了敌人前进的道路。

史思明一下子丢了上千匹战马,气得要命,立刻命令部下集中几百条战船,从水路进攻。前面用一条火船开路,准备把唐军的浮桥烧掉。

当日夜晚唐军在村民的报警之下又发现了自饶阳来的五千人,李光弼直接率两千人去偷袭敌人,恰逢敌人在做饭休息,李光弼不费吹灰之力就全歼了敌人。李光弼在常山站稳了脚跟与史思明形成了对峙局面。

李光弼探听到这个消息,准备好几百枝粗大的长竹竿,用铁甲裹扎竿头。等叛军火船驶来,几百名兵士站在浮桥上,用竹竿顶住火船。火船没法前进,被烧得樯倒舷裂,一下子就沉没了。唐军又在浮桥上发射石头炮向敌人的战船攻击,把船上的敌兵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连人带船都沉入水底;有的挣扎着爬上岸,没命地逃跑了。

图片 4史思明只有常山九县中的两县,看上去处于弱势,可是史思明的兵力仍然还是比李光弼要多。对于新打下的七座城池,李光弼每个都派出三百人驻守,而且他的后勤供给完全要从后方经井径送达常山,太行山脉本就崎岖,战争是个烧钱烧物资的玩意,这给了李光弼极大的压力,他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史思明却能高枕无忧,毕竟身后就是范阳大本营补给充足,自己以静待动以逸待劳等待李光弼,时间与饥饿自然会将胜利带给他。当然史思明也没有安静的等待,主动出击才是王道,他派出了骑兵部队直击李光弼的要害—后勤。

史思明几次三番派部将进矿河阳,都被李光弼用计打退。

双方相持四十余日,李光弼先没了粮食,史思明的骑兵还在旷野上游荡,李光弼派出车辆五百去运送补给。这五百辆车都是拥有很强武装的,每辆车的驾驶者都要穿甲胄,还要配备上两名弓弩手同行,不止如此车马还要形成阵型才能运输粮草物资阻挡史思明的骑兵部队。这样下来李光弼手上的兵马是越来越少,常山这样下去会成为李光弼的葬身之处,必须补充兵马,不然常山失守不过是时间问题。

最后,史思明发了狠心,集中了强大兵力,派叛将周挚进攻河阳的北城,自己领了一支精兵攻打南城。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要不是李隆基太蠢,安史之乱哪里会打8年,李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