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七亘村两次伏击鬼子 鬼子一度被打乱计划

图片 1

一直很讨厌原定的计划被打乱,甚至因为这个事情哭过。如今却有了不一样的体会,被打乱之初情绪依然会有所波动,但当静下心来重新设定轨道和方向时,内心又恢复了平静,甚至收获了惊喜。原来,哭,不是因为计划本身被打乱,而是因为之前的期望可能无法实现时所生出来的担忧。

1937年9月下旬,日军在侵占我北平、天津和保定之后,气焰更加嚣张,大举南下和西迸,企图占领整个华北和中原地区。

为了保卫太原,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和第2战区急调10余个师,在太原以北的忻口地区组织防御。同时,又调集8个师,据守娘子关,以配合忻口之战。

日军猛攻沂口10多日,连遭我国守军沉重打击,伤亡惨重。日军虽三易其指挥官,也未能挽回败局,不得不急令其沿平汉路南犯石家庄的第20、109两个师团,由正太路西进,企图先夺取娘子关,后占领太原,以解忻口之危。

娘子关,座落在太行山中麓-山西省平定县城东北45公里处,是晋东著名关隘,出人山西的咽喉,也是正太路沿线的重要关卡。如果娘子关失守,不仅使坚守忻口的国民党军队腹背受敌,而且也会使太原处于晋东、晋北两路日军的钳击之中,难于防守。因此;我党中央对坚守娘子关非常重视。

1937年拍月6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就向国民党政府军事季员会指出,日军攻占了石家庄,必将沿正太路西进。所以,晋东的娘子关和九龙关,须预先集结重兵把守。事实果然不出我党中央所料。

图片 2

10月10日,日军占领石家庄以后,立刻派川岸的第20师团和鲤登的第109师团,沿正太路西犯。该线国民党守军数万人未能阻住日军的进攻,相继债退,晋东门户娘子关告急。

为阻止日军西进,支援国民党军队作战,保卫太原,我l湘师根据八路军总部的命令,在师长刘伯承的率领下,以昂扬的战斗意志,火速向娘子关东南及以南日军的侧后进发,寻机歼敌。

10月18日,我129师师长刘伯承和政训处主任张浩率师部及第3朋旅进抵山西省平定县地区。那时,我任129师宣传部长,随师部及386旅搞宜传鼓动工作。师部和386旅进驻平定县马山村后,刘师长立即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华北分会的指示,介绍了平型关战斗的经验,并分析了抗战形势。

此时日军已攻陷娘子关东南的旧关及附近高地,该地国民党守军曾万钟部的1000余人被围困在旧关以南山地之中。接着,日军用炮火正面猛攻娘子关,受到国民党守军孙连仲部的坚决抵抗。

日军屡攻不克,就以109师团继续攻击娘子关,而以别师团一部由河北省井隆县测鱼镇向正太路以南山地进犯,妄图对娘子关守军实行迁回攻击。这时,国民党的一些部队,因害怕日军断其后路,纷纷撒退。晋东前线,情势危急!

图片 3

在此危急情况下,刘师长当即令386旅第771团在平定县的桃家岭、七亘村一线采取运动防御战法,阻止日军西进。同时,速调第772团回马山村,谁备侧击西进的日军。

为巧妙设伏,出奇制胜,10月25日午饭后,刘师长带着师司政机关干部和警卫班30余人到七亘村附近察看地形。他选好一处高地,让警卫员架好望远镜,仔细进行观察,并不时地让参谋在地图上标出要点。

忽然,对面山后传来稀疏的枪声,枪声越来越近。10分钟后,从七亘村东的山谷中冲出一股日军,向刘师长等人射击。刘师长即令参谋处长李达指挥警卫班抗击敌人。李处长指挥警卫班,很快将敌人打退了。

不一会儿,又有l架敌机在空中盘旋,大家劝刘师长早点离开这里,他却坚定地说:“别忙走,我们再看看。,他又认真观察了一番七亘村四周的地形之后,才满意地笑了。

七亘位于太行山脉中段、晋冀两省接壤处,又是平定、昔阳、井径3县的交界地带。古称“太行八隆”之一的井隆,有两道大门可穿过太行山进入山西平定县。北门是娘子关,南门就是七亘。该村四面环山,重峦叠嶂,沟壑纵横,峡谷陡峭,道路奇险,素有“龙虎环抱”之称,实为屯兵设卡之要地。

该村东邻山西省平定的甲南峪、东石门村,直通河北省井隆县的测鱼镇,西邻改道庙、营庄,直达乎定县城。村边有一条宽不足两米的大道,路南边是高约10米的土坎,路北是几十米深的山沟。经过对七豆村实地调查和对敌情的分析,刘师长认为,七亘村是日军20师团进犯平定、太原的必经之路,也是我军伏击日军的理想之地。

事情果然不出刘师长所料。25日下午,日军20师团开始向平定方向进犯,还有辎重部队约1000余人,在距七亘村10公里的测鱼镇宿营,刘师长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对师部作战人员说:“七亘村是测鱼镇通往平定的咽喉要道,日军明夭一定经

七亘村向前方运送军需物资,送到嘴的'狗肉',一定把它吃掉!”讲到这里,他拿起铅笔,走到地图前,在“七亘村”3个字周围果断地划了1个红圈,接着又说:'就在这里设伏,“切断日军加师团的交通,夺其摧重。”说完,他拿起电话命令陈赓旅长调集部队在七亘村路南的土坎上设伏,准备痛击敌人。

依据刘师长的命令,陈旅长马上派772团副团长王近山,带领第3营进抵七亘村,进一步详细察看地形,选择伏击地,进行战前准备。

在战前动员大会上,陈旅长对大家说:“同志们,抗日以来,'大哥'115师,在平型关打了大胜仗,'二哥,12O师在雁门关一带也打了胜仗。我769团,在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中,歼灭日军100余名,毁伤敌机20余架,有力地配合了忻口防御战。我们呢?我们进入晋东以来,还没有打仗。

刘师长在电话里对我说:'你386旅也要打胜仗。'现在,就看我们的了,”他还号召:“全旅官兵要迅速掀起一个打胜仗的比赛热潮,一定要打好七亘村这一仗!”陈旅长这富有强烈感染力的讲话,进一步鼓舞了3营指战员的斗志,大家摩拳擦掌,等待着出击的命令。10月26日拂晓,王近山副团长带领3营进入伏击地区。

他将两个连又l个排布置在七亘村至甲南峪间的大道南侧,把另外两个连作为预备队,控制七亘村以南高地,并派出侦察分队,在东石门村一带活动,及时掌握敌情。营指挥所设在离大道约300米的青脑北边的山头上,从那里俯瞰山下,七亘村及大道两旁的景物,尽收眼底。

指挥所配备重机枪1挺,作为伏击战斗的火力指挥信号。天高云淡,秋色宜人。上午8时左右,王副团长带着3营营长郭国言、副营长雷绍康等人,爬到1个最高的山头,察看敌情。突然,他们从望远镜里看到,约距3公里处有1股日军正向七亘村运动。随后,又得到侦察人员的报告,说日军的辎重部队有300多人,前后各有100余名步兵掩护,向七亘村开来。

得到敌情,王副团长马上向陈旅长报告,并立即召集郭营长、雷副营长、教导员罗明海、副教导员尤太忠、9连连长刘臣须、10连连长罗绍起、11连连长李春山、12连连长邓世松及9连指导员何开生、10连指导员梁天喜等人开紧急会。王副团长指出:“我们的任务是伏击日军,夺取辎重。”

他根据日军行进队形,进一步明确了各连的主要故斗任务:12连担任正面突击日军辐重部队,夺其辎重,11连担任穿插、阻击和包围,配给轻机枪3挺。战斗打响以后,11连要沿山沟迅速占领七亘村南大道两侧,切断前面敌步兵同辎重部队的联系,并阻击敌步兵对其辐重部队的援助。

然后,要以一部分兵力,抢占七亘村西南边不到100米高的定盘山,形成对敌军步兵的包围,防止敌军步兵抢占和利用村庄负隅顽抗,力争将其全歼于大道上,以保证J2连顺利消灭敌军辎重部队;特务连的1个排负责阻击后退之敌。

接着,各单位跑步进入阵地。战士们为了搞好隐蔽,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有的钻进草木丛,有的用野草和树叶把自己伪装起来,有的藏在土坎、岩石后,个个严阵以待。

从侧鱼镇出来的日军辐重部队约有300多人,一匹匹骡、马,一峰峰骆驼驮着各种军用物资。前面开路和殿后的各有100多名步兵,耀武扬威,大摇大摆地朝七亘村方向走来。

日军沿正太路西犯以来,一直未受到任何阻击,所以他们十分麻痹,警戒搜索也相当疏忽。先头步兵与辍重部队约距300米,后面掩护的步兵距箱重部队更远一些,从远方望去,犹如黄蛇蠕动。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l个日本兵,扛着1面日本旗,昂首挺胸,神气十足。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就在前面的七亘村,我八路军勇士们早己给他们挖好了葬身的坟墓。

上午9时左右,日军步兵开始进入我伏击区,埋伏在草木丛中的我军战士,双手紧握钢枪,两眼怒视着相距只有几十米的日军,个个恨得咬牙切齿。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八路军七亘村两次伏击鬼子 鬼子一度被打乱计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