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意义远高于作品本身

马基雅维利(NiccolòMachiavelli,1469-1527)是意大利 佛罗伦萨人。其一生的经历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1阶段从出生到1498年成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第二国务秘书。关于这一时期的马基雅维利生平状况我们所知 甚少,值得提及的事情是他受父亲影响阅读了大量拉丁文的作品,其中就包括日后成为马基雅维利政治思想重要理论支柱的古罗马历史学家李维的着作。第2阶段是 马基雅维利从政的主要时期,从1498年一直持续到1512年被逐出政坛。在这一阶段,马基雅维利不仅为佛罗伦萨共和国政府出谋划策,还从事大量与外交有 关的事务,充分展示出一名职业外交家的才华。外交实践使马基雅维利对国家政治、国与国的关系有了全方位的认识。其中特别重要的外交出使活动有:多次出使法 国宫廷,会见法王路易十二;与当时的权势人物恺撒·波吉亚数度会面;奉命前往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麦克西米连一世宫廷,等等。期间1506年至1512年马基 雅维利为创建佛罗伦萨的公民兵而奔波忙碌,最终使得近两百年的佛罗伦萨历史上首次有了自己的军队,也使佛罗伦萨在那个多事之秋有了捍卫国家利益的军事资 本。第3阶段从1512年被解职到1527年谢世,这是政治失意、发奋写作、等待东山再起的时期。正是这段时期的大量创作,一个富于政治哲学睿智且容易引 起误解的马基雅维利形象诞生了。

《我不是药神》一部开头笑结尾哭的片子,后半场确实让人心情很压抑。影片不仅反应了社会现实,还有人性与救赎。刘思慧看着台上跳舞的男人,大声喊“脱”的时候红了眼睛。那一刻我突然流泪了,这也许就是人生活中的不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为了治女儿的白血病不得不去夜店当一个钢管舞女,那并不是个人人尊重的职业,但为了赚钱,为那仅有的一点希望,还是要承受生活中的压力。每个人都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快乐,生活中的痛苦与无奈只有自己才懂。程勇最后为了弥补内心的痛苦不惜自己赔钱也要让患者吃上印度药也恰恰反应出他在经历整个事件的过程中内心深处从为了利益到认识良知的转变。社会本就如此,利益是永恒不变的主题。“别碰假药了 现在印度格列宁没人买了 正版药进医保了。”“那挺好。”所幸,结局让人看到了希望。这种真实的感觉让人可以看到,无声却又感动。我不是药神,治不好整个世界,社会还需进步,而一部好的现实题材电影的意义可能会远远高于作品本身。

马基雅维利给世人留下一笔丰富的精神遗产。其作品除家喻户晓的《君主论》外,还有《李维史论》、《佛 罗伦萨史》、《兵法七论》及大量诗歌、戏剧创作。马基雅维利在从事外交工作时,非常勤于外交报告的写作,其数量和思想学术价值有待学人做进一步的分析研 究。现有3厚卷Feltrinelli本和规模更大的4大卷Laterza&Figli本《外交报告集》。其中 Laterza&Figli本增加了许多当时统治人物的书信着述,目前只编撰到第4卷,截止时间是1505年。最有学术含量的马基雅 维利着作汇篡本是《李维史论、兵法七论及其他着作集》和《佛罗伦萨史和历史、政治着作选》,其 学术详备达到一句一注评的程度。马基雅维利还有大量书信存世,一些全集本(如 OpereCompletediNiccolòMachiavelli,TipografiaBorghieCompagni,1833) 等有收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Fade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如何去理解、评价马基雅维利上述遗产的深刻思想内涵和现实意义?从文艺复兴开始,近代西方人想问题、看世界的方式发生 了很大的变化。像马基雅维利这样的人文主义者,其政治思想分析的着眼点是历史上发生的、现实中正经历的各种事件,并认为自然人性和在法律上享有公民权利、 义务的自由个体是政治分析的起点。这种世俗化的“人性-政治”说试图回答世俗的个人存在、利益与世俗的国家统治、利益之间的关系问题。其回答的方式带有 “近代性”的特征。按照马基雅维利的政治设想:政治体制的设计和国家的存在是为了捍卫公民的自由权利。同时人性和 每一个个体又有其特殊性,人性中有许多弱点,所以完美的国家体制设计必须应对人性中各种偶然的、会引发“恶”的因素。同时个体存在的价值与一个国家存在的 价值不是完全相等的。国家政治统治要照应国家自身的存在方式以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在回答上述问题时,马基雅维利的政治新思维参照了两种事例:在历史上, 马基雅维利特别参照了罗马共和国的治国经验,而现实中就是马基雅维利担任佛罗伦萨政府官员所经历的各种事情。在马基雅维利的心目中,共和国是其理想的国家 制度模式;另一方面,光靠制度还不能解决问题,一个统治者或君主还必须使用各种有效的政治手段以维系包括共和国国家政体在内的国家结构,其中涉及到权力获 得、权力巩固、权力障碍等各种权力政治问题。上述想法中的国家权力运作部分长期被人片面地冠以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马基雅维利主义”之名,西方学界对此 进行批判的同时提出重新回到亚里士多德、阿奎那等所强调的理性至上、形而上学善意至上的传统价值体系,并且重新用基督教的人文主义来拯救西方。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实意义远高于作品本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