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曾刚:上海有多方面优势,理应带动长江

  从大开发到大保护,新发展理念引领下,紧靠长江这条黄金水道的9省2市,正齐力驶入新的绿色航程。

发展长江经济带须坚持全流域“一盘棋”的思路

  长江经济带沿线所涉区域在经济上向来被寄予厚望。这是世界最大的内河产业带和制造业基地,也是一个我国经济发展与保护环境关系演变的缩影。

中新社上海8月13日电 长江经济带是典型的流域经济,这片区域支撑了中国近一半经济总量,涵养了超四成人口,是中华民族名副其实的“母亲河”。

  “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建立在生态保护、绿色发展基础之上。”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表示,长江经济带应以生态为先,但这不意味不发展,而是以科技带动绿色发展。

巍巍长江绵延6000多公里,流经十余省市,如何统筹协调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建立全流域的协调治理机制,是一项重大课题。

  数十年研究生涯中,曾刚长期关注长江经济带发展,并和团队连续三年发布了“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指数”。他认为,如何提升协同能力,是长江经济带今后一段时期必须回答的一个重要问题。

图片 1在新发展理念之下,上海宝山正由以往钢铁制造为主的传统工业区向邮轮经济特色的现代化滨江新区转变。中新社记者 张亨伟 摄

  曾刚表示,上海有着通江达海的区位条件,又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在文化、科技、城市管理等方面也都具有优势,理应带动全流域的发展。而近些年如崇明世界级生态岛的打造,为长江经济带的保护与发展提供了国际上认可的“上海样本”,得到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在内的国际社会的称赞。

中新社记者历时一个月,采访调研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后发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上下游互动、区域协调发展已成为沿线省市的共识。围绕着长江流域治理,以河长制、生态补偿机制为代表的政策在很多地方已经落地推行,且取得了显著成效。

  澎湃新闻:您和团队连续三年发布了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指数,为什么选取协同作为评价角度?

但现实中,一旦涉及跨行政区域的问题,不同省市在政策衔接上还会存在不通畅的现象。比如,地处长江中上游结合部的湖北宜昌,目前正在将沿江一公里内的化工企业全面“清零”。但记者乘船顺江而下至中下游时,还能看到部分省份沿江一公里范围内的化工企业正常运转,刺鼻气味弥漫江畔;又比如,有的沿江省份禁止网箱养鱼,但邻省却没有,在两省交界的河湖地区就会出现矛盾。

  曾刚:首先得明确一点,城市协同发展能力直接关系到长江经济带建设目标能否实现。

图片 28月9日,航拍南京鱼嘴湿地公园,旁边就是南京第三长江大桥。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经济进入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新阶段,如何取长补短、发挥优势,提升区域在全球范围的综合竞争力也就成为地区间邻里关系的新特征。

江苏省发改委副巡视员尹建庆告诉记者,问题的症结主要是行政管理体制不协调,由于长江沿线各省市发展阶段不同,不同省份环保标准高低不尽相同,最终执行力度也不一。

  现在我们所说的协同,是要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不仅有协议,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的,有矛盾、有问题在家里面解决,它是一种比较稳定的长效合作机制。

就整个长江经济带而言,长三角地区省市间的协调机制已走在了前面。据了解,长三角地区对于长江生态环境的保护已经形成联防联控机制,比如主要领导会晤机制、专项会晤机制等。但在上游地区,目前还缺乏相应的联动机制。

  澎湃新闻:在整个长江经济带当中,上海处于怎样的位置?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发改委主任马春雷表示,长三角区域内各省市间,有时也会因为项目问题产生矛盾,但有了联防联控机制后,“有矛盾也能够摆在台面上,共同协商解决,机制协调会产生共同的效益。”

  曾刚:跟其他城市相比,上海毫无疑问是走在前面的。

图片 38月9日,航拍南京江心洲新加坡·南京生态科技岛。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从地理区位看,上海有通江达海的优势条件。从城市建设上,上海的经济、文化、科技乃至城市管理方面,也都有很好的基础。

中国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表示,解决跨行政辖区的问题还需要建立跨地区更高层面、更权威高效的协调机制。

  城市地位不一样,责任也不一样。事实上,在全国的大格局中,上海必须发挥龙头作用,勇当排头兵、先行者,在促进长江经济带健康发展中承担着特殊的使命。

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战略部署之下,从中央到沿江各省市对大力度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认识更加统一。尹建庆认为,目前应该形成更健全的全流域协调治理机制,他建议下一步着力加强省级之间的联动工作。

  近些年上海开放度提升非常迅速,上海在长江经济带转型发展上示范作用显著。展望未来,上海承担着带动、服务全流域发展的艰巨任务。

中国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周小棋亦表示,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要统筹协调推动,坚持“一盘棋”的思想。

  澎湃新闻:从2016年开始,您和团队发布的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指数,专门加入了生态协同评价,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此外,大力度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背景下,如何统筹构建合理的产业结构,也是对地方政府的考验。目前,摆在长江中上游欠发达地区的问题,是如何统筹协调产业发展和民众生活保障之间的关系。

  曾刚:最初我们就注意到生态环境问题,但回首过去,早期社会各界对保护生态环境重要性的认识存在一些分歧。

记者在四川泸州了解到,泸州通过建立产业新区,以企业“退城入园”的方式,吸纳了原先不利于长江生态的存量企业,这种方式既利于政府管控企业排放,又让企业借此升级改造了生产线。

  近几年,随着经济的发展,民众的环保意识逐渐觉醒。而中央领导从中华民族长远发展的战略高度反复强调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甚至把生态保护工作作为考核地方政府工作绩效的重要指标,环保逐渐成为新时期全社会的共识。

图片 48月1日,巨型的水泥储罐被吊离码头,湖南岳阳城陵矶新港区天欣码头的整治已基本完成。今年5月,长江岸线湖南段开展港口码头“关停并转”专项整治行动。截至目前,该行动已集中关停42个码头泊位,退出岸线7302米。杨华峰 摄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长江经济带建设初期,有的地方大规模开发、盲目开发,不仅毁掉了祖宗留下的遗产,而且还破坏了子孙赖以发展的自然基础,恶性环境事件层出不穷,后果触目惊心。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规划司副巡视员周虎表示,在产业转移方面,工信部联合长江沿线省市制定的长江经济带产业转移指南,指导各地在符合生态安全的前提下,把东西部的产业发展对接起来,让上游区域为环境作出牺牲的民众获得可靠经济来源。

  事实上,中国发展进入了新阶段。如果再不走创新驱动、资源节约型的新路,将不可避免地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会让国家丧失竞争力、受制于人,会给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在产业布局方面,周虎认为,要把资源加工型、劳动密集型以及以内需为主的产业集中在长江上游;下游要依托于市场、交通便利的条件,发展现代服务业、高端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等附加值高、市场化程度高的产业。

  澎湃新闻:那作为龙头的上海,生态保护方面做得怎么样?

要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内河经济带,市场必须要开放、统一。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认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关键在于“共”字。要深化包括政府职能转变在内的体制改革,完善一体化发展决策机制和咨询机制,创新上中下游联合治理模式,实现沿江执法无缝对接,避免违法行为利用地区管辖权的变化逃避法律责任。“只有形成抱团力量,采取共同行动,才能真正实现共抓大保护。”

  曾刚:过去几年,上海生态保护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比如雨污分流、生态廊道建设,克服了运营成本高、管理难度大等问题。

  尤其是崇明,十几年如一日,抑制住传统土地大规模开发的冲动,从上海城市战略空间储备的高度,着力建设生态岛,使崇明成为长江流域践行生态文明建设国家战略的样板,充分展现了上海对国家的责任,得到了国内外专家的一致好评。

  的确,将钱花在生态治理上,短时间内难以发现其价值。多次去过崇明的人士会发现,近几年崇明外部景观没什么变化。但实际上,崇明在不改变自然、不给自然增加负担的基础上,能够实现自身的经济发展、民生的大幅改善,很好地诠释了生态文明建设不以破坏自然为代价、实现人和自然和谐发展的核心要义,实现了表面祥和平静、内在活力四射的统一,崇明建设成就了不起!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澎湃|曾刚:上海有多方面优势,理应带动长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