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违规APP该追刑责就追刑责

  广州日报4月18日AII2版讯昨天记者从广州市委政法委获悉,自2011年截至今年4月14日,广州市共接报群众攀爬桥梁警情85宗,其中73宗为非自杀性质,涉案纠纷基本与广州无关。其中,海珠桥发生24宗。  昨天,广州市委政法委通报,2011年至2014年4月14日,广州市110报警台共接报群众攀爬桥梁警情85宗,其中2011年12宗,2012年31宗,2013年33宗,今年9宗。从引发跳桥的原因来看,85宗中有12宗带有轻生、自杀性质,其他73宗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当事人借“跳桥”行为引起社会关注,以期解决自身诉求,一类是当事人悲观厌世、精神疾病、精神恍惚。恶意跳桥警情主要集中在城区交通繁忙地段或珠江大桥的桥梁,其中海珠桥发生24宗,解放大桥发生11宗,猎德大桥发生11宗,珠江大桥7宗。  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说,近两年广州市“恶意跳桥”时间短则十几分钟,长则达到十几个小时,其中持续时间一个小时以上的占70%,而当中持续3小时以上的占40%,持续时间最长达到14个小时,给市民正常生活带来严重影响。广州公安机关将依法从严处理“恶意跳桥”行为,对组织、策划或多人实施、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大的“恶意跳桥”行为,该顶格处理的将顶格处理,该追究刑事责任的将追究刑事责任。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徐松林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处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293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恶意跳桥”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广东警官学院教授马建文认为,目前“恶意跳桥”的主体责任成本过低,将其入罪,可以有效遏制。  广东国智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志军说,“恶意跳桥”者不听劝告,长时间与警方对峙,甚至以暴力威胁,造成交通时间中断,严重影响社会秩序的,应当以“破坏社会公共秩序罪”追究刑事责任。另一方面,也说明解决纠纷机制是有待完善和改进的。

图片 1

史奉楚

国家网络安全通报中心近日发文通报,下架整改100款违法违规APP,微店、考拉海购、房天下等在列。通报显示,2019年11月以来,公安部加大打击整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力度,组织开展APP违法违规采集个人信息集中整治,重点针对无隐私协议、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范围描述不清、超范围采集个人信息和非必要采集个人信息等情形。责令限期整改27款,处以警告处罚63款,处以罚款处罚10款,另有2款被立为刑事案件侦查。

梳理报道可知,相关部门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曝光一批违规APP,这些违规APP所涉及的问题不外乎窥视隐私、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等。而此次通报的亮点在于,对包括知名机构在内的一些违规APP作出下架整改的处罚,并对10款处以罚款,对2款列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这一趋严的监管和打击力度,显然能够对野蛮生长的APP当头棒喝,让其为自己的不良行为付出代价。

如今,智能手机成了人们工作生活所离不开的必需品,而APP属于智能手机的核心,离开了各种APP,智能手机也就与“老年机”差不多了。然而,一方面是人们对智能手机的深度依赖,另一方面是一些APP借此“绑架”用户,成为隐私窃贼,擅自收集或过度收集用户信息,导致人们毫无隐私和安全感可言,沦为被随意窥视的“裸奔者”。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对违规APP该追刑责就追刑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