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工静默日,为苦难者祈祷

华工师生们面朝西北悼念地震灾区死难者。梁宇摄

图片 1

给活着的人一个重建家园的希望

这个世上,面对生活的种种不幸和苦难,有的人呼天喊地,有的人静默坚守,不怨天,不尤人,用自己平凡但却不屈的肩膀,默默承受,勇敢担当,无所畏惧的扛起生活给她的压力和艰难,依旧活得昂扬向上。

    南方日报5月20日讯 昨日,“5·12”地震遇难同胞的头一个七日,中国传统习俗中的“头七”,虽然这仅仅是一个象征,却寄予了生者对亡者的无限思念。

暑假外出旅游回来,因为临时的工作上的事情,便给既是同事又是好友的她打电话。本以为她也在家休假,谁知她告诉我,她正在医院当陪护,照顾身患尿毒症的婆婆。

  昨日下午2时28分,广东高校一片肃穆,课堂上的学生暂时放下了手中的课本,校园里的学生暂时停住了脚步,正在雨中狂奔的学生也立在原地。在悲怆的警钟声和铃声中,所有师生为灾区受苦的人们致哀。

听得我心里一惊,也一紧。几个月前听就她说继父被查出来患有癌症,现在正在家喝中药治疗。没想不出几月,婆婆居然也……。

  暨南大学在图书馆广场举行公祭仪式,在已降下的国旗下,鲜花摆放成心型,温暖的烛光摇曳其间。

家里一下子徒增两个病人,而且都是这样严重的病,这似乎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而言,家里两个病患,而且不是一般的病,所要面临的巨大经济压力不说,作为亲人的她,那种心理上的痛苦和煎熬,我想绝对是很多人都难以想象和体会得到的。换做是我,也许我会崩溃绝望。

  华工——这个素以理性著称的学府,在这一天,用感性的方式为死者祭奠。

和她在一起时,曾听她聊起过自己的童年和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我想,她的那段经历和过往,用悲惨两个字概括绝对不为过。父亲早逝,她是在继父的打骂和恐惧中度过少年时期的。她说,继父脾气暴躁,对她们姐妹和母亲非常不好,她对继父更是充满了愤恨和厌恶。她说,那时的她既倔强又自我封闭,只要继父在家,她就不出门,更别说和继父有什么沟通和交流了。

送上思念的“黄丝带”

有时看着她那瘦小的身影,我真的难以想象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几年前刚刚调动了单位买了房,日子稍微过得顺畅点,没想连连遇上这样的事,心里真为她捏着一把汗。

  14时20分,几千师生不约而同,收起手中的雨伞,冒着细雨,朝着西北方向静静站立。

电话中我问及她婆婆的病情,她很淡定的告诉我:没事!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工静默日,为苦难者祈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