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奔波,久不亲吻

前几天,我结束自己的实习工作,跑回广州。刚下飞机,就收到一个只跟我说过一次话的师妹发来的微信,很直白:你每天那么忙,有时间谈男朋友吗?师妹又加了一句:感觉你事业心好强。
追你的男孩子应该不少吧
你择偶的标准是不是很高
......
我的感情问题,真的是让很多朋友操碎了心。仅就我自己的好友圈,我知道的单身的优秀男女们就不少,我想可能很多人都面临着类似这样的问题:
看似在事业上非常发愤图强,是不是本身也过分强势
因为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是不是对另一半的标准也拔得很高
因为学习或者工作太忙,连恋爱都没时间谈
......

三天七个地市,喝酒是负担。

也许,提问的人或者带着这些问题观望的人并不了解我们。你非要我们列出一二三四五六条的硬性标准,我们真的不一定能说的清楚,就两个字——感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也是最不简单的两个字。太抽象了,抽象得经常让我在夜深人静、熬夜加班之后有点发愁地觉得这感觉对的人是不是跟我一样,在人群里走失了,擦肩而过也无法知晓我就是那个命中注定。

图片 1

有时候我不停地强化自己的事业心是因为这是安全感的来源。电视剧《翻译官》里,程家阳对乔菲说: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说的一点也没错,但是要加一个前提:当你对外界环境充满怀疑,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百分之百立在那里,就是为你而存在的时候,你只能自己去创造这样的一个人或者一件事。那么创造一个人这件事不可能,我们这些缺乏安全感的人只能努力地为自己创造一件事。这件事就成了我们的安全感来源。

图片 2

我90年出生,今年虚岁也有27岁了,本来到20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不计算自己的年龄了,但是中国偏偏有本命年这样的说法。本命年来临的时候,我非常惶恐。一转眼,竟然就已经24岁了。人们说25岁是人生的一个门槛,尤其对女生而言,似乎每个过了25岁的女孩都要做好站在镜子面前看到第一条眼角细纹的准备。虽然事实证明保养做的不好,22岁的时候就很可能出现眼纹了,但是年纪的增长让我确实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

图片 3

那个时不时在天上飘一飘、喜欢幻想未来、一度期待王子降临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遇见迷茫时刻就拿起笔或者其他什么书来填满自己、不再喜欢看偶像剧企图写校园青春爱情却无从下笔、看工具书的量早就赶超各种小说的“老成女”。我曾经也尝试穿上高中校服、混进校园里,但是眼眸里的内容确实与高中时候的小女孩不同了。

图片 4

这样的我和那些与我类似的人们,可能都不会再为了爱情逃课、裸辞、哪怕是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不是我们怂了,也不是我们老了,而是我们懂了。我们懂得表达感情的方式不是简单的你爱我和我爱你,更不是那些根本不会等到沧海桑田就变了味的誓言,你可以说我们变得实际了,这种实际不是物质上、外在的实际,而是一种对彼此负责任的实际。

图片 5

把“强势”放到后面来讲,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样算强势。我听过太多人说我这个人是一个气场很强的人,或者直接说我是个强势的人。但是在工作里,我觉得我算是一个有耐性、没脾气的人,生活里,我就是一个直来直去、“胡作非为”的人,梦想里,我只是个行动派。现在当我遇到一个声称我气场强大或强势的男人,我会非常相信他的判断,并且敬而为友。就好像那句话“他不是渣男,他是因为遇到你才渣”一样的道理——我不是强势,只是你觉得我强。

图片 6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奔波,久不亲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