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嘿我的善良姑娘

我第一个生日她作的诗

谢谢有人这么说,我承认我也确实没什么坏心眼,不和别人争东西

开学第一天起,我就知道她是个怪人。

下午简短地聊天就好开心

当五个女孩子的父母挤在六人间的宿舍有条不紊地帮自家孩子整理床铺嘘寒问暖之时,她始终沉默坚守的一隅显得异常扎眼。

唱了一下午歌

“孩子,要不要帮忙?”我妈是个热心肠,但不见得所有人都爱领她这份情。

怕是爱

“不用了。”意料之中的拒绝,意料之中的冷冰冰。

真的爱

我一向对这种人佩服得不得了,根据以往我看小说的经验,她以后绝对是干大事儿的。

怕做太多也怕做的不够,没给珍惜和不冷落他的感觉

大学的日子开始了,我们争先恐后地形成了自己的团体,拼了命地想要在他乡汲取一点儿温暖,只有她一个人静悄悄的。

你快乐我就快乐

她白天上课孤零零占据最后一排,晚上只有到快要门禁的时候才会在宿舍看见她的身影。

你是个善良的人,好男孩儿,希望你幸福,我希望你顺利,每天祈祷

“你每天晚上跑出去卖艺去了?”舍长努力想要缓和她和我们的关系,但显然这个不怎么高明的方式只换来她淡淡的一瞥。

同时一起追梦

她这一瞥让我明白了以下几点。

默默地注视,努力,鼓舞,想照顾你,照顾好自己,想照顾你,

她是个有个性的人,她的生命有她的秩序,她的秩序不包括我们。

希望你好好的

可再怎么有自知之明的人也敌不过上帝的不安分。

火车上想你的傻姑娘

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偏偏那天晚上她被锁在门外,偏偏那天晚上我正好没睡,又偏偏那天晚上我冒着被阿姨骂得狗血淋头的风险把她迎了进来。

“你怎么没睡?”她的声音依旧淡定得可以。

“嗯,失眠。”我心里白她一眼,不指望她感激涕零,基本的谢谢总该有吧。

“我不会跟你说谢谢,我没有良心,是你自己要沾上我的。”

我靠,这人不去拍电视剧真可惜了,妥妥的女主啊。

“喂,你……”我还没来得及说点儿什么,她就已经摸着黑跳上了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全然不顾还在张着嘴的我。

……这人真赢了。

不管怎么说我总归做了件好事,内心到底还是期待我和她之间会有点儿什么不一样。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件似乎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就像沸水冒的一个小泡,还没翻腾出什么花样便沉下去了。

我想我跟她终究不是一路人。生活又不是演戏,我们谁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可在别人的人生中我们连配角也不是。也许我心中的那点儿失落只是因为她开学给我留下的倔强身影和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太过深刻,这点儿印象甚至连欣赏都算不上。

小小的插曲过去了,生活还是要继续。我一直都有周末做义工的习惯,遇见不同的人,照顾不同的人,对于我波澜不惊的大学生活来说已经算是唯一的惊喜。

然而上帝显然觉得这样的惊喜还不够。

大一上学期的最后一次义工,我到达了集合地点,没想到竟碰见了她。

“怎么是你?”原谅我第一反应是她跟踪我,但我确实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她的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少,“我就来看看。”

我忽然就笑了,她这人还挺好玩的。

我们一起去了老奶奶家,一起帮老奶奶做按摩,一起给老奶奶做饭,一起给老奶奶唱歌。我第一次看她笑得那么开心,原来人真的是有两面啊。

我(左)和她(右)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人说,嘿我的善良姑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