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16)

图片 1

图片 2

文/李小胖的妈妈

文/李小胖的妈妈

曲奕欢在他靠近的一瞬,呼吸猛地一窒,脸颊不由自主的发热,心脏也忽然失了节奏一般,像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在章江南低下头的那一刻,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江南却是摊开了背在身后的那只手,药连同杯子一起递了过去,别过脸,不敢看奕欢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章江南低下头,他能看到她长翘的睫毛,像小扇子般一闪一闪,仿佛泄露了奕欢此刻心中的忐忑不安,他记忆里清晰的残留着,奕欢柔软红润的唇瓣,像抹了蜜汁的甘甜,只要沾染一点,就会让他上了瘾,不受控制的忍不住一尝再尝。

“这是事后药,吃了,就不会怀孕。”

诚然,他很想肆无忌惮的吻下去,继续那晚酒后,在她身上肆意的狂欢,但是,感觉到来自背后灼热到难以忽视的目光,章江南还是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偷窥的张超,而后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渴望,只在奕欢的耳边对她轻声的说:

闻言,灿烂的笑容僵在脸上,奕欢低头看看江南手里的白色药丸,又抬起头,想去看他脸上的表情,然而江南只是把药和水杯往前递了递,不发一言。

“无聊可以开电视,想打电话给家里可以用固话,那个老乡就不必找了,你的录取通知书——在我这里。”

奕欢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刚刚还好像艳阳高照,此时却已经阴雨连绵,就像坐了过山车,一时飞到高空、不一会儿又down到谷底。

然后在曲奕欢睁开眼的前一刻,抽身离开,阴沉着脸,踱步回房,这次,张超是真的惹到他了!

其实她知道,或许这是比较好的选择,她还要上学,若是真的怀了小宝宝,也未必做好一个妈妈,毕竟,她还是一个孩子!

奕欢平息着自己的呼吸,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也许章江南离开的那刻,庆幸的背后,也夹杂着一丝怅然若失,好吧,或许不是一丝,也就两三丝吧。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被章江南这样提醒,又是另外一回事,是不是他觉得,自己不配做他孩子的母亲,所以才这么对她?

想到这里,曲奕欢摇了摇头,刚才章江南还说了什么来着?

奕欢觉得鼻子一酸,泪水迅速在眼眶内聚集,咬了咬下唇,她没再去看章江南,颤着手,拿过药和水杯,把药扔进嘴里后,又喝了一大口水,才又把杯子塞进了江南的手中,自己则翻过身,盖上被,动作一气呵成。

貌似是——可以用固话打电话?

江南用余光看到奕欢把药吃掉了,心下松了一口气,把杯子里剩下的水喝掉,放到床头柜,才默默的上了床。

不知为嘛,曲奕欢竟有种因祸得福的赶脚,不再浪费时间,摇头晃脑的把自己乱七八糟、剪不断理还乱的的复杂情绪统统抛之脑后,欢快的一蹦一跳到沙发间,拿过固话,迫不及待的拨打了家里的电话。

本想揽着奕欢的腰,可她像是故意的往前一挪,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让江南的想法落空。

刚好妈妈在家,接到她的电话,母女俩聊了好一会儿,奕欢自然是报喜不报忧,直说自己一切顺利,安顿好了住处,还找到了好工作,要妈妈好好照顾自己,万事都无需担心她;

江南又往前挪了挪,如此这般,奕欢竟被逼到了床沿,章江南饶是再不懂女人心思,也知道她是有意躲闪,想了想,大手一捞,把她捞到了自己身上。

她妈妈欣慰的应声笑着,还跟她分享了一个好消息,说是打昨天开始,自己就到门口胡大叔家的早餐摊子帮忙了,一天管两顿饭,月薪2500,这样一个月下来,除了自己生活费,还能给奕欢寄些生活费……

奕欢始料不及,剧烈挣扎起来,可是男强女弱,尤其江南此刻有意加大了手劲,奕欢再动也是徒劳,倒是肌肤接触,彼此摩擦间,让江南再次全身紧绷、呼吸急促起来。

两人唠了一会儿,妈妈说要早点睡,不能耽误第二天早点摊的工作,这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奕欢也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变化,也怕他狼化,索性不在挣扎,不过不耽误他嘴上逞英雄,嘟囔几声:“流氓!”

曲奕欢本来还想再给王丽丽打一个,却猛然想起刚才自己紧张到魂游天外的时候,章江南故意压低了声音说出的那句话:

江南被人夸的多了,倒是第一次被如此形容,明明不是什么好话,可他竟然觉得还不赖。

对了,录取通知书在他那!

他翻了个身,两个人相对而视,江南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道:

要知道,虽然她没有头悬梁锥刺股,可也是差不多使出了吃奶的劲头,拼了命的学习,好不容易才考上华大的。

“奕欢,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吃这种药,我们还年轻,给我几年时间,我会给你个盛大的婚礼,到时候,你想生个足球队我都不拦着你!”

在他们镇里,都说知识能改变命运,所以在包丢了的时候,她才会那么紧张!

这种煽情的话,章江南是第一次说,不过虽说是情话,却也是他的真心,不得不说女人是听觉性的动物,这甜言蜜语一听,她也确实很感动,当时也就不再纠结其他,只是转念一想,打了一下章江南,怒道:

想到这里,奕欢立刻起身,想要进一步核实这话的真实性,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生一个足球队,你当我是猪啊!”

不过走到房间门口,刚举起手,想要敲门,她又放下了,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她还模仿电视剧里头窃听的桥段,把耳朵贴在门上,不时的上下左右移动,妄想找到一个绝佳的窃听位置。

江南看她情绪调整过来了,暗自舒了一口气,又想到自己回来的时候,她一副睡得香甜的小猪样,低笑一声,道:

不过或许隔音太好,除了里面隐约传出的闷哼和喘息声,她几乎听不到任何动静,不过也因为这样,才让她更加好奇,这两个男人,到底能在里头干什么?

“可不是,我的猪媳妇,快睡吧,多睡点,我才能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等等,想起原来不学无术的同桌叶子,曾经套着语文课本外皮的耽美小说:

奕欢听了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最后还是伸出脚,踹了江南的小腿一脚,听他说:

男人—喘息—基情!

“哎,媳妇儿,我错了。”

oh my lady——gaga,难不成她发现了章江南什么了不得的小秘密?!

心里才算舒坦了,安心的睡了过去。

曲奕欢被自己脑子里的幻想完全打败了,不可置信晃了晃头,意图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晃出脑袋。

江南这边搂着奕欢睡得香甜,梁欢确是睁着眼睛到天明。

然后,又变换了一个位置,打算继续窃听,没成想,她自己这边专心致志的靠着门,那边门却自己开了,不,是被章江南打开了,让她一个措手不及的趔趄,差点摔个狗吃屎。

梁小玥今儿又开导了他一遍,不知道从哪里搜罗那么多毒鸡汤,喝的他肚子滚圆,连月香居的红烧肉都勾不起兴趣,白白便宜了梁小玥。

本来偷听人家墙角这事儿,是有点不厚道,曲奕欢刚开始还有些被撞破的不好意思,拨了拨耳边的头发,又摸了摸鼻子,不过抬头看到章江南一如既往的一脸的面无表情,这个时候可能稍微多了那么一丝无奈或者无语。

那丫头给他说的臊眉耷眼、心情低落,她倒好,吃了一大桌子饭菜悠哉悠哉睡觉去了,让他在这儿自己难受。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你是我的执念(16)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