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比起相亲,我更喜欢遇见

10月新番已经陆陆续续跟大家见面了,7月的季番和4月的半年番也都完结了。

01

这几个月里,陪伴我们度过炎炎酷暑的有:

《欢乐颂2》前几集,关关妈依然为女儿的婚事着急。

“控分大佬”、“啊,路哥他不低头”的《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她会在众多亲戚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焦虑,希望大家多留意,帮忙给物色一个好男孩。

各种骚操作、狗粮甜到齁、让你直呼“学不来、学不来”的《徒然喜欢你》;

同时一场场的给女儿安排相亲,会早早打扮利索催促关关赶紧收拾,有时候也会让女儿贴上面膜睡个美容觉,把眼镜摘掉,打扮漂亮一点。

“妈妈呐,我要秋裤”、分分钟“猴式智减法”让你智熄的《笨女孩》;

她对相亲特别重视,有时候和对方父母碰上面,哪怕男孩还没出现,她也不会生气,说那是男孩有事业心,在吃饭的时候,也会热情的和对方聊天,和坐在一旁默默吃饭的女儿不同。

“玩得一手好五芒星恋爱”、“绿得春意盎然”、“烧坏了电路板”的电学教典《GAMERS电玩咖!》……

过年假期的几天,关关不是去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

这个暑假格外缤纷多彩,炫智的、发糖的、搞笑的、卖萌的,一应俱全,让我等OTAKU一本满足,露出了两百斤孩子的微笑。

从内心来说,她是不情愿的,但做妈妈的却不了解女儿的内心,在关关离家去上海之前还一个劲的说舒展(其中一个相亲对象)多好,要女儿和他多联系。

好番自然收获惊人的播放量,但是难免会有漏网之鱼,比如我接下来要为之疯狂打call的《樱花任务》。

当然,关关不会和舒展联系,因为她压根就没有谈恋爱的心思。

这部番从4月开始播出,播了半年也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由于是原创电视动画,并不担心剧透,弹幕体验很好,但看番时屏幕一直很干净,未免有些寂寥。

邱莹莹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其实她也不知道,但是心里明白那个人还没有到来。就像遇到赵医生那样,她在等待爱情的猝不及防,等待一个美好的遇见。

继《花开伊吕波》《白箱》之后,《樱花任务》是P.A.WORKS“工作中的女孩子”系列的第三部。动画的标签是“职场”和“励志”,讲述的就是五位漂亮可爱的小姐姐们一起复兴迷你独立国“卓帕卡布拉王国”的故事。

02

这是一部典型的群像剧,五个性格迥异的女孩子,怀着各自的渴望、迷茫或失意,为着同一个目标在间野山观光协会相聚在一起。

看到电视剧里的关关,不禁想起我当年的相亲经历。

群像剧的套路就是以主角的故事为主线,一路剖析其他重要角色的过往和现状,然后打(da)怪(kai)升(xin)级(jie),将他们一个个收入“后宫”,最后解决主角自身的困惑,得到一个豁然开朗的结局。

24岁那年,同村年龄相仿的女孩基本都结婚生子了,就我还缺一个护花使者。家里的人都认为女孩如果年轻的时候不结婚,再过两年就不好找对象。过年回家之前,我让我妈放宽心,说以后我自己能找到,不要给我安排相亲。她也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按我的意思来,结果回家第二天早晨媒婆就领着一个男孩在我家附近小树林等候了。

《樱花任务》有套路虽然不假,但走心也是真的。

当时我还徜徉在梦中,我妈直接进来把我叫醒,让我赶紧洗漱。明白怎么回事后,我很生妈妈的气,说她说话不算数,本来说好不相亲的。她则一脸无辜,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媒婆直接带人过来了,要是不去不太好。

首先,几个主角形象立得住,让人觉得有血有肉、饱满真实。

一切都是妈妈的主意。没办法,我只好拖着双腿和男孩见面。

P.A.WORKS的作品一向风格写实、生活气息浓厚,这一部也不例外。没有一路开挂的玛丽苏、忍辱负重的冤大头、无辜犯蠢的小白兔,只有纠结彷徨却不放弃挣扎的普通邻家女孩。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男孩张口就问我今年多大,在哪工作,做什么,一个月工资多少。怎么有种面试的感觉。我答完继续保持沉默。男孩又问,“你爸现在在工厂上班是吧?”我很不情愿的“嗯”了一声。合着这是调查我们家来了,或者打听好的再找我确认一遍。

国王,木春由乃,短大毕业的普通女生。

早晨的树林空气很清新,有点微微的凉爽,我却感觉特别烦躁。

像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讨厌乡村、憧憬大城市,跑到东京去闯荡,却在就职考核中节节落败,从最初的开朗乐观、天真烂漫变为后来的迷惘彷徨、怀疑人生。

男孩开始说他的情况,说完又把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我耐着性子听他说完,随便说了几句便逃离了。

粘鸟胶大臣,四之宫诗织,间野山本地姑娘。

旁边站着一大帮围观的大人们,见我出来了,问我怎么样,然后就七嘴八舌地评论起来了,“看着这男孩个挺高”“看着挺老实”“长得不丑”……,我抛开妈妈和这些声音,独自跑回家,心里很郁闷。

性格恬静温柔、善解人意,人妻属性强。遇到问题不会心浮气躁,总是心平气和地与大家沟通,是协调紧张关系的小能手。深爱着自己的故乡,也从没想过要离开它。

家里的相亲大都把物质条件放在第一位,先把双方家庭情况打探清楚,如果男方家境较好会比较占优势,因为那意味着女孩嫁过去不受穷。

IT大臣,香月早苗,土生土长的东京人。

和关关妈一样,女方父母也更注重对方的家庭条件,而不关心女儿和男孩是否三观一致,兴趣相同。

工作时尽心尽责、拼尽全力,但是生病后对工作和人生产生了疑惑,放弃了东京的一切,只身一人来到间野山,平时借住在民宿,会接一些网页设计的工作来维持生计。

可是,他家里有钱,我未必会幸福。他是博士生,也不一定和我兴趣相投。

劳动大臣,绿川真希,间野山非著名演员。

这样的相亲夹杂了太多的客观因素,每个人无形中都标着筹码,特别像商品贸易。

为了演员梦和父亲闹僵,独自离家去往东京。一边等待试镜机会,一边辛辛苦苦兼职打工,梦想破灭后,回到家乡演起了地方剧。虽然在当地小有名气,但内心是很抗拒的,因为面子问题很少回家。

那年的相亲当然是失败的,我辜负了很多人的好意,给别人留下眼光太高的印象,我妈也生气地说以后再也不给我安排相亲。

UMA大臣,织部凛凛子,家里蹲三无少女。

相亲是一种有效手段,很多人也因此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高中毕业后没有正经工作,整天宅在家中上网,有社交障碍。父母忍受不了乡野生活,把她交给祖母抚养,从小就是个寡言少语、略显孤僻的女孩子,却对一些神秘未知的事物表现出超常的兴趣。

我并不否认,只是不喜欢。

除去几个主角,其他人物也让人印象深刻。

我更喜欢爱情的可遇不可求,当两个人四目相对,彼此的心灵碰撞出火花,它便自然而然的来了。

譬如顽固偏执、性格暴躁的观光协会会长丑松,强势果决、与丑松水火不容的商店会会长千登势,浪迹于间野山、多才多艺的迷之外国吟游诗人“凉鞋先生”……

03

每一个角色,讨喜的、不讨喜的,带着生活给自己戳上的独特印记,怀着不同的目的或情结,在这个有人趋之若鹜、有人避之不及的偏僻乡野中,真实鲜活地活着。

27岁那年夏天,我遇到高先生。

其次,作品关注个人困惑与成长,既有来自他人的倾听与劝解,也有来自自身的和解与突破。

那天我和他同开一场会议,我做他的助手。他通过别人加了我的微信,在微信上告诉我他快到了,我是一个路痴,怕自己找不到地方,就说让他在地铁口等我一下。

难以走出童年阴影的少女凛凛子、对未来一腔热忱却缺失目标的由乃、厌倦职场满心疲惫的早苗、为梦想不顾一切却接连惨败的真希、知足常乐活在当下的诗织……

出了地铁口,我看见一个男生穿着一身黑衣服,很酷的样子。他看我穿着高跟鞋,主动把我的电脑包接了过来,我们一同向会场走去。

这样的五个女孩,年龄跨度从18岁到27岁,几乎囊括了不同年龄段女孩在成长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困惑与迷茫,让观众感同身受、感慨万千。

走在路上,他问我,“吃过早饭了吗?”我看向他,阳光照着他俊朗的脸。

性格孤僻、渴望温暖,那就努力去接纳和完善自己,尝试消除自己内心的自卑,勇敢地迈出脚步,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说吃过了,问他有没有吃饭,他笑着说在家做的蛋炒饭。

目标缺失、迷茫困惑,那就想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然后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点,不问结果、勇往无前地去执行就好。

“你的早餐就是我的午餐。”我笑起来。

心生厌倦、逃避现实,且放纵自己,逃避并不可耻,累了乏了就休息整顿,在别的地方总会遇见不一样的风景。

因为时间太早,会场的联系人还没有到,我们便去一楼坐在沙发等。我把一个小包放在桌子上,那上面摆着一些花,他把我的包拿下来,不好意思地说他怕把花压到。我本身就很喜欢花,看着他小心呵护花的样子,觉得这一幕特别美好。

用尽全力、受尽打击,那就等有勇气了再去挑战,梦想暂时实现不了,那就换遍姿势、曲线救国,总能离它更近一步。

准备开会的时候,他把一个靠枕放到我身后,说这样不会太累。我说了一句谢谢,心里感觉暖暖的。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欢乐颂2》,比起相亲,我更喜欢遇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