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点写作第1天:卸下伪装,返璞归真。

博尔赫斯谈话录

年初二,晚上了,也不知道应该干啥,所以索性静下心来写点儿啥,也给自己即将逝去的青春留下点儿什么。

《博尔赫斯谈话录》

我是谁?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再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如此反复循环,我也累了,不愿意再折腾了。归于自己的内心,直面自己的内心,卸下伪装,做回真我,踏实走好脚下的每一步。用自己毕生所学,所经历,所观,所听,所想,来给即将进入社会,进入事业,进入网络,进入营销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咨询工具和心理辅助,不至于像我一样在无钱无权无背景的情况下,一人摸爬滚打16载,才由从前的害怕到现在的无惧。

[美]威利斯.巴恩斯通 编

害怕什么?害怕没工作,衣食堪忧!无惧什么?无惧没工作,没收入,流落街头。仅管我现在依然一无所有,但是我的内心却足够的强大了,强大到背着电脑,拿着手机,在有网络的地方,我一个人就能很好的生存下来。是什么让我自信?16载的闯荡,16载的跌宕起伏,16载的大悲大喜,16载的自食其力。说这些干嘛?我就是想说,只要人活着,一切都有希望!不要羡慕别人拥有的,而是要让别人羡慕你自己所拥有的。

西川 译

钱债,我欠了很多;情债,我欠了很多;亲情,我也欠了很多......对,我就是个“人渣”,不折不扣的,我也挺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朋友没有一个,所谓的亲戚也当我不存在,感情更是万般不顺意,一团糟。倒回去几年,我会各种愤世嫉俗,怨天不公,大吐苦水,但是现在不会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世界已经抛弃了我,为什么我自己还要抛弃自己呢?孤身一人,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还要畏首畏尾,缩头缩脑,强装坚强,故作潇洒,伪装面具戴了一年又一年,仅仅是想体面的存在于世人眼中,结果却是自己错了,到最后关头,又有谁能真正在乎你是否存在着。


所以,做最真的自己,放下所有,坦然的面对所有人,世界那么精彩,不要一个人面对墙壁哭泣,哪怕你一无所有,债台高筑。已经在人生的最低谷,最底端,还怕什么呢?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人生的烦恼,无非就是一个“钱”字,只要不违法乱纪导致失去人生自由,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只要心诚,世界都将会被你打败。

来自博尔赫斯的谈话《神秘的岛屿》第031页:

我从来没有害人之心,但是

我只考虑寓言本身而不考虑其寓意。观点、政治如过眼烟云,我个人的观点时时都在改变。但是在我写作时我努力忠实于梦。我只能说这些。在我刚开始写作的时候,我的作品有一种相当浓厚的巴洛克风格,我尽量模仿托马斯.布朗爵士或贡戈拉或卢贡内斯或其他人写作。那时我总是想欺骗读者,总是使用古词、偏词或新词。但是现在我尽量使用很简单的词汇,我尽量避免使用英语中被认为古奥艰涩的词汇,我尽量避开它们。我认为我写得最好的短篇小说集是最近的一本《沙之书》。在这本书里,我想没有一个词会限制或妨碍读者。这些小说叙事简朴,尽管故事本身并不平直,既然宇宙间没有平直的事,既然每件事都是复杂的。我把它们装扮起来,写成朴实的小说。事实上那些小说我反复写了九到十遍,而我却想让它们看起来仿佛不事斟酌。我要它们越平凡越好。

却最终伤害了所有人;我从来没有害人之意,但是却最终害苦了自己。一个“赌”字,害了我前半生,一个“赌”字,又何尝不是害了世间N多人。赢了笑,输了悔,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失去人身。一次又一次悔恨,一次又一次痛戒,一次又一次无助的回到现实,我何尝不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但是我真的回不去了,哪怕我将来再有成就,但是这些污点都将是我一辈子抹不去的痛苦回忆,终将伴随我一生。我,认了。

还沉醉于纸醉金迷,梦想靠赌翻生,以赌为生的朋友们,醒醒吧,这真的就是一条不归路,只会让人越陷越深,最终痛不欲生,或者从此坑蒙拐骗过一生,亲情,友情,爱情都将与你失之交臂,一无所有。

这些都不是每个人想要的,我也不例外,所以写下此日志为证,珍爱生命,远离黄赌毒。世界那么精彩,我还没有好好的看一看,认真的过一过。我不想输在这里,我要真正的坚强起来,重头再来。祝福我吧!钱债不是事儿,只要我活着,跑不了。我也不是遇事就逃的人,要不然我也静不下心来写日记。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句点写作第1天:卸下伪装,返璞归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