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我难过的,不是田小娥死了。

    堕落了一些日子,好在堕落的日子里,趁电视剧还没出完,抢先把小说《白鹿原》刷了一遍。刷过第一遍,就再也没有勇气刷第二遍了,挠心。具体的我说不上来,但在阅读的过程中确实是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读完后更是五味杂陈,久久无法释怀。酝酿了好些天也没办法动笔,实在写不出什么来,这本小说涵盖的内容太多,思想太复杂,文学手法太高端。(对我来说是这样的)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我都没办法下笔。可是,我又实在是属于手痒的人,有这样让我内心触动的小说,不写点什么又不舒服,哈哈~

图片 1

      小说里有很多情色描述,田小娥大概算是这部小说的情色担当了。作为一个肤浅的读者,水平有限,只能写写一点男男女女来突破了。田小娥在小说中,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篇幅中存在着,书中直白地评价:这是白鹿村乃至整个白鹿原上最淫荡的女人。怎么淫荡呢?梳理一下和她睡过的四个男人。

《白鹿原》中刻画的人物,没有喜欢和不喜欢之分,一个时代一个故事,作者陈忠实用不多的几个人物把那个时代活生生的还原到了读者面前。那个时代不是很久远,就像是昨天的一个故事,故事的本身就是促人思考,促人奋进,让读者以史为鉴,鞭笞那个特定的历史时代,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田小娥最初是郭举人的小妾。其实连妾也算不上,好歹妾在封建社会也还是一种身份,田小娥是郭举人的小女人,郭举人年过七十了,比田小娥爷爷还大,田小娥在这里,每个月有两个晚上用来满足郭举人的生理欲望,而这一过程由大女人在门外监督,田小娥不得有半分逾越。其他时候呢,田小娥就是一个丫鬟角色,给郭举人夫妇做饭、倒尿壶、打扫卫生,也负责给长工们做饭,一个人把这家里里外外伺候好。其实这也不算什么,那个时代这种低贱的女子很多。可是最让人觉得变态的是,田小娥实际上是郭举人用来滋补身子的一个工具。怎么滋补的呢?郭举人娶下田小娥不是为了睡觉要娃,专意儿是给他泡枣的。每天晚上给女人的那个地方(阴道)塞进去三个干枣儿,浸泡一夜,第二天早上掏出来淘洗干净,送给郭举人空腹吃下。看到这里简直是要吐了。田小娥这样的生活,没有人同情,大家都认为理所当然。你是郭举人的小女人,你要服从于任何形式为主人服务。所以田小娥逃离这种生活,跟黑娃在一起的时候,要被众人唾骂。

文章对田小娥人物的描写用笔不多,但着实给我留下了对这个人物深深的思考。

        黑娃和田小娥的结合,个人觉得,一开始完全只是荷尔蒙作用。一个美丽而空虚的女子和一个情窦初开的懵懂男子,天雷勾地火的结合在一起了。田小娥所过的,狗都不如的生活,压抑着她,无形中引导她勾引到了这个环境里她唯一能勾引到的男人。一开始真谈不上什么爱情吧,寂寞空虚中的情欲暴发了,两人在一起,也无非就是各种上床。后来东窗事发,郭举人其实还算仁义,并没有对他们两人做出多大惩罚,也只是解雇了黑娃,休掉了田小娥而已。本来一段露水情缘似乎要戛然而止了,黑娃辗转了一些地方,竟然有些放不下田小娥,打听到她家所在,跑去她家做长工,并向田家扯了个谎,把深受嫌弃的小娥要回来了。两人一路无语走出村,最后在一起抱头痛哭起来。这才是爱情的开始吧。回到白鹿原,标榜“仁义”的白鹿原自然不能接受田小娥,两人无法进祠堂。被赶出了家,被赶出了白鹿原,被族人们耻笑唾骂,这时候黑娃表现的还是有担当的,在村口买了个破窑,两人安下家来。虽然与原上的人格格不入,但我想这应该算是两人生命中最美好的一个阶段了。


当窑门和窗孔往外冒出炊烟的时候,俩人呛得咳嗽不止泪流满面,却又高兴得搂抱着哭了起来。他们第一次睡到已经烘干的温热的火炕上,又一次激动得哭了。黑娃说:“再瞎再烂总是咱自个的家了。”小娥呜咽着说:“我不嫌瞎也不嫌烂,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

田小娥,这个出身于秀才之家的女人,奉父母之命嫁给大财东郭举人做二房。那个时代,二房、三房都是被允许的。在这么多的“房”中,想要做个正常的女人很难,特别是二房、三房,需要听从大房的一切,着实连丫头的命运不如。田小娥也摆脱不了如此的命运。但田小娥是有反抗精神的,她后来选择也长工黑娃偷情。作者开始把田小娥写成是一个为了性而勾引黑娃的女人,给她贴上了一个坏女人的标签。但这个女人不计名分,不计较住所的简陋回跟着黑娃到白原村的烂窑过起了日子,从这方面讲,田小娥不是一个势力的女人,她只是简单的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但就是如此简单的想法也没能实现,村人的鄙视,浪人的骚扰,一波三折,因为“淫乱”在祠堂遭受刺刷的鞭挞。后来,在鹿子霖的唆使下,去勾引白孝文,目的是为了给白嘉轩致命的打击。虽然后来她对白孝文产生了感情,但最终没能逃脱命运的捉弄,在一个深夜被鹿三用镗亮的飞镖结束了生命。

        这段卑贱的、被全族人唾骂的爱情,是那么笃定美好。黑娃开始每天辛勤外出卖苦力挣钱养家,田小娥也无限贤惠的在家当贤内助,也养了一些小鸡小猪,生机勃勃,虽苦也甜。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也许两人就这样相守一辈子了。小娥不止一次说过,愿意一辈子跟黑娃吃糠咽菜。而黑娃面对被逐出族们,每天遭受白眼,也从来没有把责任推卸给田小娥过,只是说自己做下这没脸没皮的事。

图片 2

      我以为这感情足够笃定了,后来才发现,原来不是不放弃,而是 放弃的筹码还不够。哪怕被逐出家门,被全族人看不起,他也没放弃田小娥,可是面对自己生命受到威胁了,他就选择放弃他的小娥了。哪怕他知道,他一走,小娥在这原上,几乎是无法活下去的。离别前一天,他尽到这个家最后一次男人的责任,把家中进行了一番修补,然后躲在外面听那些抓他的人吆喝小娥和小娥绝望的哭声,为了保命,他独自走了,把小娥一个人留在这里供原上被他得罪过的人出气。

作为一个女人,想要有一个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土地,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的想法没有错。但在那个年代,田小娥却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于是她想依靠男人改变自己的命运,其中也进行了对命运的抗争,虽然手段并不高明。因为郭举人的不爱,田小娥让他喝尿泡过的枣子;也正因为不爱,她选择跟着黑娃走;为了得到土地,她和鹿子霖上了炕,企图得到鹿的保护,最终结局是被刺死。

      可怜又美丽的小娥,生命里自然而然出现了第三个男人。

原本以为,田小娥死后一切都结束了,但作者并未停止对这个人物的描写。原本在生前的无法实现的命运目的进行了续写,只是表明这个人物自始至终对自己命运的抗争。作者用夸张的手法对这个人物进行了续写,也只有用这种神话般的手法才能得以把自己的冤屈表达。也只有鬼魂是活人难以对付的,所以作者把田小娥死后的鬼魂加以描写,用这种手法,淋漓尽致的表达了自己想真实表达的思想,也是那个时代一个悲愤的女人对男权社会的抗争和诅咒。

      鹿子霖这个人还是挺复杂的,在田小娥这里,好色而为老不尊。田小娥跟鹿子霖上床,目的就是为了救黑娃,这是她唯一的办法。鹿子霖是她的一根救命稻草,得于鹿子霖的照顾,田小娥在几次批斗中,才得以保存性命。不过田小娥也只是鹿子霖的一个工具,一个可以帮他达到目的的工具。

图片 3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最让我难过的,不是田小娥死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