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文笔绘英雄(文 耿汉东

张学仁先生的长篇《淮海硝烟》即将出版,这是一部以淮北大鼓形式来写作的长篇曲艺文学作品。新作以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为题材,描述解放战争后期的历史风云。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战争记录,也是

原标题:青草池塘处处蛙(文 耿汉东)

张学仁先生的长篇《淮海硝烟》即将出版,这是一部以淮北大鼓形式来写作的长篇曲艺文学作品。新作以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为题材,描述解放战争后期的历史风云。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战争记录,也是一部军事史诗我有幸先睹清样,感慨系之。

图片 1

学仁先生从事共青团青少年儿童文化教育普及工作前后40多年,这其间从淮北青少年宫走向全国的文化、文艺、文学的精英们大多与学仁先生有所牵扯厮身其间,他不仅身受其熏,教学相长,而且对文学的向往急欲于常人。近几年来,他的小说《特别情况》发表在《江淮文艺》上,并获国家煤炭工业部文学艺术创作“乌金奖”,先后出版了散文集《行在路上》,少儿读物丛书《儿童安全与自救》,现又见长篇淮北大鼓《淮海硝烟》的清样。可见,学仁先生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作家

-----对杨天亮乡土文学创作的简述

《淮海硝烟》是描写淮海战役的一部长篇说唱文学,它以淮海大战的军事题材,通过典型的人物形象、特定的历史环境和独特的故事情节,较完整地描述了这次战役的全貌,结构清晰,语言流畅。在以长篇小说为主体的纯文学阅读危机似乎越来越严峻的时候,学仁先生的这部以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为主题价值,以刀与火为叙事脉络的军事题材长篇大鼓书,表现出来的战争真实和艺术真实,让人读起文本时愈加荡气回肠。而战争文学核心的主题就是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就是写出人的血性。血性就是责任、荣誉和担当所以它的阅读意义让人则有另一种震撼感。

天亮先生很勤奋,也很有才气。一气创作并出版了九部诗集,我也为此写了九篇序言。先生的诗我读得最早,读得最多,也最系统,多少算得知音了。读得多,感慨也多,读得系统,沉思也相对深远。天亮先生这一时期的创作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其作品究竟美在哪里?其古体诗创作的经验又在哪里?他的艺术造诣应在什么层面上?我想,应该有一个总结性的描述了。

2018年是淮海战役双堆集歼灭战胜利70周年,在这样特殊的年份,自然离不开关于战争题材长篇文学创作的话题之于中国人民,之于中国人,淮海战役是不能被忘却的。尤其是在淮北,它是当年淮海战役第二主战场所在地,那炮火与鲜血同色的场面,那人性与生命对决的场景,那拼搏,那顽强,那呐喊,谱成—曲英雄主义的赞歌对此,文学不能缺席,作家不能失语。

一、凡俗即美,这是天亮先生的创作姿态,也是天亮作品的风格。天亮先生的诗,无论是早些时候的《脚印》,还是去年出版的《睢浍啸》,以及即将出版的《冬漫漫》。自始而终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通俗易懂,直白爽朗,即凡俗之美。凡俗,乃佛家语也。之于文学,当属通俗文学类别。既然是美,俗也罢,雅也罢,它必须让受众有美的享受。有道是,不是凡俗之美,不入凡俗之眼。

在历史的长河中,70年只不过是短暂的—瞬间,人们还能记取在这瞬间倒下的英雄和活着的勇士吗?国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辉映着当今人们的幸福生活,还有人去回忆那一段刀与火的历史吗?面对这宏大的历史画卷,淮北的作家难道不应该说些什么吗?为这段历史,为这些英雄,也为这块土地,更为一个作家的良心,

那么,天亮的诗美在哪里?他的诗当属古体,但有别于古体。他修改了古体诗的呆板,增添了诗歌的活泼趣味;其用字如镶如嵌;其诗意纯净质朴;其语言调侃诙谐;读着明白如话,听着顺溜上口,与民谣民歌大扺相似。具有淮北音韵的文化时尚,是淮北诗坛上尤其是古体诗创作上的一朵奇葩。民谣民歌,古今有之,发于《诗经》,早于汉魏古诗,与近体诗相生相存。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大约由此而分。二者孰高孰低?宋玉《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

中国是一个英雄的国度,中国人民有着崇拜英雄的情结。但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浮现了一股淡化英雄的潮流。娱乐明星、富豪金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我们在生活中,出现了质疑英雄、弱化英雄的歪风。在文学创作上,一方面历史被人们渐次遗忘,另一方面历史题材的小说影视却被人们津津乐道而看了又看。但这些作品大多戏弄历史,也表现出对自己创作的不尊重。这些作品看中的是票房和收视率,那是一种资本的运作,而不是文学创作,

我认为:之于文学无论高雅和通俗,它的要义在于启迪人们的心智,因此,受众的多与寡是对作品的钢性考量。想想也是,先秦诸子散文美甚,但远沒有《诗经》的句子让人们来得爽快。而十五国风正是周代各地的民谣。启功先生为何说:诗经是长出来的。因《诗经》直接来源于生活,如草木之生于土,听任自然,故曰长。正如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言:生活即美。在诗人看来,原本是枯燥的生活情景一旦进入诗意的世界,目接而有画意,耳听而成音乐,一切便生动灵色起来。《诗经》是这样,民歌民谣也是这样。

军事题材尤其是浴血奋战共赴国难的抗日战争和决定中国命运的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题材的缺少,使我们失落了时代的英雄。而没有英雄的时代总是庸俗的时代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文学作品里,那一批失落了的为人民大众的幸福而甘愿付出生命的英雄们,总会时而徜徉于有良知的人们的潜意识中。人们手不释卷的读着武侠小说,急迫的揭晓抗战神剧中勇士的命运就是最好地证明,这真惭愧了文坛上的作家们

天亮先生的诗,无论题材或语言无不充满乡土气息,淮北歌谣也。在诗坛上,诗词的用字秾艳莫过于花间诸君:韦温二家,素有疏可走马和密不容针之别,其词作是极为文雅的。而稍后的二李(李煜、李清照)用字是以俗白著称的。但其影响力穿越千年,后学如蚁,直至清代的纳兰容若。可见,文学史是不蔑视俗和白的。

就在这时,《淮海硝烟》走来了。这是淮北人写的关于淮北地区的第一部长篇战争评书,也是写历史和英雄的小说它的问世不仅表现了作者的勇气,而是表现了一个文人的品质,也表现了作品的品质我以为,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同时我还认为,一个作品的核心品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复杂和丰富的,如果文学创作在精神书写上和在人性描述上失落了这一点,也就失去了应有而且是最起码的高度。

二、写在足下,是天亮先生的创作常态,也是天亮作品的特色。他只写淮北,这块生他养他的热土。他作品中的淮北的现实生活题材。足与专门研究淮北历史文化的耿汉东先生分碗夺羹,形成南杨北耿的创作局面。天亮先生所创作出版的九部诗集,都是淮北平原上的题材,其维度延展到淮北的时下、足下和当下。尤其是家乡四季、平原上的花草,村旁滔滔不息的浍河、浍河两岸的百万人家以及他们生存的状况,都被天亮先生满怀深情的并且是第一次地写入书中。就主题而言,这是淮北作家们沒有攀登的山岗,而这些山岗被天亮先生在悄然无声中迅速占领,并且一览众山岗上的美妙风光。

首先,作者选择了长篇创作这需要有小说创作功底的作者虽然此前曾写作过短篇小说,但未经中篇过渡而直接进入长篇,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因为,短、中、长篇小说的写作,其要求各自有异:短篇重在构思,即在精巧;中篇重在叙事,即在情节;长篇重在结构,即在命运,体现着作家的综合实力所以,许多作家面对长篇是裹足不前的着名文学评论家汪守德对长篇小说创作状况,曾作过言辞尖锐地批评:“作家普遍感到信心不足,不是羞羞答答、止步不前,就是无力问津、退避三舍,表现出不应有的却是可以理解的畏缩与胆怯”而结构写实主义大师西班牙作家略萨在《给青年小说家的信》中,曾语重深长地告诉我们:请忘掉一下子就动手写长篇小说的念头可见,作家撰写长篇之作,无论是小说还是大鼓书、评书等其它,都是需要一份勇气的。

天亮先生的创作维度,更加凸显了当前古体诗词创作上的缺撼。古体诗词创作恰如一朵花儿,凡女士们无论年轻与否戴在发间也算是一道风景,一老男也把花儿粘在秃头上,且在那儿张扬并摇摆着,的确让人受不了。表现在:应制诗过于泛滥、旅游诗过于平庸、赠答诗过于随便、即兴诗过于寥落。他们根本不懂得选题的重要性,只会随心所欲,在创作上呈现着一种无序状态。

其次,作者选择了军事题材。虽然作者并非军人出身,没有军事生活经验但在《淮海硝烟》的写作上,布局广大、气势磅礴在表现常规战争的场景中,把战役谋略、战斗动作、战场模式都写得栩栩如生,真实可信,说明作者有一定的军事素养并掌握一定的军事常识。另外,淮海战役时,对垒的两军的统帅部、两军主将的形象,在人们心中已成模式,这也给创作带来一定的难度,很容易与纪实文学比肩而行作品在描绘百万大军决战时,在表述了大量真实详尽的技术数据和无可辩驳的内幕细节中,仅就双方参战的战斗序列以及数以百计军、师长的名字,还要对号入座。而这所有的一切,就是让当代军事小说教父汤姆•克兰西来执笔,也绝难凭空而书,这个难度是很大的

天亮先生自《脚印》开始,乡土题材已成为杨天亮在淮北文坛上独领风骚的一个价值领域,这一领域与他稍后的《睢浍啸》和《走浍河》等淮北地区的重大历史题材形成了价值取向与思维方式上的对接,而这前后呼应就像一种轮回和宿命一样,将杨天亮牢牢地钉在属于他自己的价值坐标上并因此获得了无法拒绝的荣誉和尊严。

再次,作者选择了曲艺大鼓书形式。以长篇大鼓书的形式来表述淮海战役这个重大军事题材,其创作难度是不亚于长篇小说的因为大鼓书是说唱文学,而说唱文学是由民间口头文学和歌唱艺术经过长期发展演变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是一种说唱兼有的传统曲艺艺术。它要求作者不仅有小说功底,还要稔熟说唱文学的要素因为表演者要唱一段说一段,还伴有动作表情,而这一切都要统一而和谐。所以,它诉诸于受众的是视觉和听觉的双重艺术,这就要求作家要依据大鼓书的说功、唱功、做功的特点来创作只有如此,才能将书中的人物形象描绘得维妙维肖,使事件的叙述引人入胜,从而博得听众的欣赏。在《淮海硝烟》的创作上,它既要符合长篇小说题材的要求,又要步趋于大鼓书的表演要求,其难度是显而易见的。

三、家国在望,这是天亮先生的创作神态,也是天亮作品的亮点。家国情怀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基本内涵之一。所谓的家国情怀,无论是《礼记》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文理想,还是“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生命向往,抑或是毛泽东“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的壮志豪情。家国情怀从来都不只是摄人心魄的文学书写,而是更近于人们内心之中的精神归属。尤其是唐诗中边塞诗里体现的家国情怀,每每读来无不令人为之惊叹和振奋。

1、弘扬时代的主旋律淮海战役又称徐蚌会战,是中国战争史以少胜多的战例,80万装备精良的国军被60万解放军打败了,表现了中国领导下的军队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淮海硝烟》通过对国共军队的细致描写,叙述了战役的开始、发展和结局,并在淮海战役的发展中展现人物性格的变化。在淮海战役胜利70周年之际,让我们去回味苦难警醒惨烈,从而让人们再次感知胜利来之不易,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而且更主要的是,作品在独特的叙事空间和独特故事内涵中,不断引导着读者用心灵感受得道与失道的人文含量这种故事情节是在独特的历史环境下的深刻考量,是在弘扬主旋律下的社会观照而一部作品弘扬时代的旋律正是长篇小说写作不可或缺的精神品质,从这里出发,长篇小说才有可能获得新的写作尊严和精神气度。这也许是《淮海硝烟》最大的艺术特色!也是这部作品的最成功之处。

可悲的是,当今文坛的作家们尤其是古体诗词的创作者们每每忘却了这一点。每逢节日,新词一阕。尤其是朋间唱和,即兴而咏。创作前既没有选取好素材,创作时又没有沉思构画,随口吟来,即发网刊。且侃侃而谈,大有天下诗人舍我其谁的味道。这种游戏之作,文字的叠加,不仅反映了这类诗人之人生品味的浅薄,也反映出对创作的不尊重,甚至是对古体诗词的亵渎。如果随随便便写得好诗,怎会有“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孤独沉思?又怎会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拼得人憔悴。”的艰难困苦?

2、关于命运的揭示文本仅限于描写解放战争后期的战争格局,具体的表现了淮海战役期间双方主要人物特定的历史风貌和命运它以战役为主题脉落,表现两大军事集团中人物和事件产生的历史背景,并以此来烘托战争期间人物产生悲剧的历史原因在作品里的一系列人物中,无论敌方的兵团司令,还是解放军的普通战士,无不体现出那个时代的精神特征。书中的杜聿明、黄百韬、黄维都是国军悍将,是抗战期间的威武男儿,令日军闻风丧胆的铁血将军,他们也只有在解放战争中才能如此无为,只有在与人民大众为敌时才会有败无胜,为历史所抛弃在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前,凡逆势而动者,其个人命运如是,一个党派或集团的命运亦如是所以,作品在有意无意之间,既有序地解读了战争的风云变幻,又显现了战争与和平的哲学内涵而读者也通过书中不同阶级的人物形象,认识并把握了作品所反映战争的本质以及个体生命存在的意义。

晚唐及北宋年间的令词其美如花,其艺术成就达到一座高峰。其中尤以二李的艺术造诣最高。何也?因词帝把家国之痛以及对世间的无穷悲慨融于时序及落花之中。而词宗则把离黍之悲丧夫之痛写于惨淡的秋景秋情之间。这种家国嬗变的历史性书写让王国维拍案惊奇: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无独有偶,当蒙古的铁蹄踏上临安街头,一些有志士无不悲愤呼号,甚至投身于血与火的淬炼。而二窗(吴文英号梦窗、周密号草窗)等一批诗词大家躲进小楼吟风弄月。其词美甚妙甚。而恰恰就是这些美甚妙甚的词阕葬送了本应极赋有生命力的一代文学形式。宋词的消亡,除南宋末年格律派甚嚣尘上外,题材选择也把宋词逼进了死胡同。

3、独特的表现风格因《淮海硝烟》是说唱文学,在情节的延展上有说有唱,所以文本中节奏张弛有度。每一章的内容既可独立成篇,串联起来又是一个背景完整的故事。因为是连说带唱,使书中人物形象丰满光鲜,从而显示了作者优秀的结构能力和扎实的叙事功力同时,作品以起伏跌宕的故事情节,简洁而又幽默的语言,构成了大鼓书文学丰富而又厚实的两翼,自始至终弥漫着令人动容的艺术氛围当然,这种风格也缘于说唱艺术的要求,淮北的大鼓师出八个流派,每个流派又都有每个流派的特点和要求,但说和唱是必须的。在书中大量的唱词中,基本上分七言和十言两种类型,每段唱词大都在20句之间,虽不论平仄,但必须押韵,且一韵到底。而且书中唱词亦庄亦谐,调侃笑骂,又都在情理之中,其表现风格给读者另一类享受,尤其在描绘双方官兵们的精神风貌、心理情绪时,其唱词既让读者颔首称道又使读者忍俊不禁,深得说唱文学的表现精髓

同样是在这一点上,天亮先生的做法值得借鉴。他选题择材,一部书一个主题,围绕主题选取素材。而这些题材都是乡土乡音,来自足下和当下,而且一出手即为大作。九部书全然如此。这不是巧合,如去年出版的《睢浍啸》《走浍河》,前者以抗战题材,写出七十年前淮北人民保家卫国的铁血情怀,后者以淮北的母亲河——浍河为底色,写出两岸人民的勤劳以及他们的生存状态。这些作品既有家国情怀又有时代风云,显示了作者守护家园,守护生命中自我的文人操守。这种创作上的自重,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因此,从这点出发,淮北的一些作者尤其是古体诗词的创作者还未能走进创作的大门,更遑论作家与诗人的称谓。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纵横文笔绘英雄(文 耿汉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