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故事: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2)

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 (James Madison)

图片 1

“世界上理智和人性战胜谬误和压迫的胜利都应该感谢新闻,感谢新闻的多变和漫骂……美国人民在新闻的指引下,到达了自由独立国家的彼岸,改善了政治体系,将其塑造为有利于人民幸福的体系,这也要归功于新闻的推动。”

制宪会议代表们在《美国宪法》上签字,一七八七年九月

—詹姆斯・麦迪逊,一八零零年。

一七八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制宪会议在费城正式议事。弗吉尼亚派了七位代表,华盛顿当选为主席,他除了主持会议之外,一言不发。

八十年代末,美国建国二百周年之际,曾在报上读过一篇题为《从乔治到乔治》的文章,说的是从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到乔治・布什(George Bush (一七八九到一九八九年)。除了题目之外,文中提到的一则民调令我至今难忘。那个民调是:“做为美国人最让你感到骄傲的是什么?”收到的民调结果中百分之八十的人说,最让他们感到骄傲是《美国宪法》。《美国宪法》让美国有了二百年的和平与发展,并在二十世纪成了世界第一强国。从这个层面上来看,《美国宪法》在世界近代史上的意义无论怎样评价都不会过高。

麦迪逊在会议中作了一百八十多次发言和插话。

世间的一切都会腐败而后死亡,政治制度也一样,逃脱不了由腐败而死亡的命运。自古以来,如何避免制度的腐败和灭亡的命运就成了古往今来的政治理论家和政治家在思考政治制度时必须正视的问题。

五月二十九日,弗吉尼亚代表团长艾得蒙・伦道夫(Edmund Randolph)在会上提出了“弗吉尼亚方案”,打破了修正《邦联条款》的框框,方案是由麦迪逊设计的,最后通过的宪法以“弗吉尼亚方案”为蓝本。“弗吉尼亚方案”代表的是大州利益,反对派认为这是一次大州的阴谋。

古希腊以来,对此就有两种方案:一是柏拉图的政治设计,从一开始就设计一个完美的面面具到的政治制度,而后不事更改,以此来避免其腐败和灭亡的命运;另一个方案,来自亚里士多德,通过制度本身的自我调节来避免其腐败和灭亡的命运。

五月三十日,会议通过决议,新政权由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部门组成。代表们对立法机构由上下两院组成没有太大分歧。大州和小州之争在于议员的产生方式上。上下两院名额是按人口分配还是州来分配,代表们争论不休。最后达成了妥协,史称“伟大的妥协”,上院也就是参议院,议员每州两名,各州的权益相等;下院也就是众议院,议员按人口比例分配。

古人早就知道,世间的一切都在流变之中,现实的制度中,君主制很容易变成暴君统治;贵族制的归宿往往是寡头政治;民主制只要梢不留意就会沦为暴民统治。因此,柏拉图的《理想国》和亚立士多德的《雅典宪法》都提倡混合的制度设计,让各种不同政治原则中的矛盾成分同时存在于一个制度中,用这种矛盾实现制度的自我调节,以此来建立一种社会的动态平衡,以避免其腐败和死亡。

南方各州的奴隶制起了重要作用。为了照顾南方小州的利益,会议决定奴隶以五分之三个人来记算。这一决定,导致了奴隶制的延续和后来的南北战争。

十八世纪的英国是这种平衡制度的典型:国王有着决断权,上院代表贵族和智慧,下院代表民众与社会良心。一七六十年代,即使是英国这样的平衡政府,在北美也会发生横征暴敛这样的事。于是,北美人民就非得从头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平衡政府,作为政治理论家和活动家的詹姆斯・麦迪逊生逢其时,在美国独立之时得以一展平生所学,用启蒙学说的政治思想结合北美社会,再综合其它国父们的建国理念,确立了《美国宪法》作为美国的建国基石。因此,詹姆斯・麦迪逊被称为美国宪法之父。

除此之外,对于人权法案的争论也是会议的焦点,为了产生一个统一国家这样一个压倒一切的会议宗旨,人权法案直到休会也没被列入宪法。

和其他美国国父与总统相比,麦迪逊其貌不扬,身高只有一米六三,人很瘦,还有些秃顶。麦迪逊为人非常腼腆尤其在女性面前,加上他在众人面前讲话时的倨促不安和优柔寡断的性格,在今天的,没有人会觉的他能成为一个政治家。

关于批准宪法的方式,也有过激烈的争论,最后决定由各州另选一个宪法委员会来批准宪法。十三个州中必须有九个州批准,宪法才能生效。会议中,麦迪逊,汉密尔顿和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是支持大联邦的灵魂人物。必须指出,制宪会议上的坚持州权的代表们对宪法的贡献不亚于支持大联邦的人,很多条款来自双方的妥协。

一七五一年三月十六日,麦迪逊出生在弗吉尼亚(Virginia)乔治王(King George)县维康港(Port Conway)的外祖父家中。他是长子,另有三兄弟和三姐妹。詹姆斯的父亲老詹姆斯・麦迪逊是英格兰移民后代,老詹姆斯幼年丧父,靠自身的努力成为奥林奇(Orange)县最大的庄园主和县级治安官及法官。独立革命期间,老詹姆斯曾任奥林奇县的最高军事领导人。老詹姆斯的言传身教给了儿子意志,美德和严谨。

只有三名制宪会议代表最后没有在宪法上签名,他们是来自马塞诸塞(Massachusetts)的埃尔布里奇・格里(Elbridge Thomas Gerry),大联邦的坚决反对者;还有两位是来自弗吉尼亚的艾得蒙・伦道夫和乔治・梅森(George Mason),他们坚持要在宪法中加入人权法案,最后人权法案作为宪法的前十条修正案被写入宪法。

麦迪逊受洗后随母亲回到了离蓝岭山脉(Blue Ridge)不远的奥林奇县。麦迪逊在这里长大。童年时,麦迪逊经历了七年战争(Seven Year’s War)(一七五五到一七六二年)。

麦迪逊是个有心人,他详尽地记录了整个制宪大会的每一次讨论。他的笔记成了后世研究美国制宪历史的宝贵资料。

一七五五年,英军被法印联军队打败的消息给弗吉尼亚居民带来了巨大的恐惧。蒙彼利埃(Montpelier),麦迪逊生活的庄园也有可能遭到印第安人的袭击,尽管没有发生,但这种恐惧在麦迪逊的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让他对印第安人产生了永久的偏见。一七六零年,蒙彼利埃庄园完工,麦迪逊和家人一起搬进了新家。

为了让宪法在各州能顺利通过,麦迪逊,汉密尔顿和约翰・杰伊(JohnJay)在报纸上撰文为世人描述了一幅以宪法为建国基石的美国政治生活图象。这些文章集为《联邦党人文集》。

十一岁之前,麦迪逊由父母发蒙。十一岁到十六岁,麦迪逊师从唐纳德・罗伯逊(Donald Robertson)。罗伯逊对麦迪逊影响很大,麦迪逊说过“我全部的生活归功于他。”麦迪逊从罗伯逊那里学到了数学、语文、地理,精通了拉丁文。十六岁后,他师从托马斯・马丁(Thomas Martin)牧师,花了两年时间准备上大学。因为气候和身体的原因,麦迪逊没有进威廉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

麦迪逊在他的文章中说:“政府在很多情况下仅仅是多数选民的工具,只要存在作坏事的利益和权力,坏事就会作出来。在这方面多数派和强有力的集团决不比强有力的自私的君主心肠梢软。”

一七六九年,麦迪逊插班进入新泽西学院(College of New Jersey)(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前身),从二年级开始学习。他学习刻苦用功坚持不懈,两年就毕业了。

麦迪逊在如何防止各种利益相同者联合起来压迫少数时说:“当社会分为更多的利益集团,更多的追求目标,更多的偏爱时,它们可以相互抑制,而那些本来可以构成共同情绪的人就很难有机会互通信息聚集成团。因此,可以得出与流行理论相反的结论:合众国之弊病与领土庞大成反比,与领土狭窄成正比。”在麦迪逊看来,国家越大,利益集团越多,合众国成功的可能性越大。换成现代术语,就是在多元化的政治下才有可能天下太平。

在新泽西学院,他学到了拉丁语、自然科学、地理、数学、修辞和哲学。学习期间,他很重视演讲和辩论术。他常参加校园恶作剧,但还是得到了大学校长的赞许。毕业后,麦迪逊留在普林斯顿学习了一年的希伯来语和哲学。

宪法批准后。麦迪逊击败了詹姆斯・门罗(JamesManroe),于一七八九年成为美国众议院议员。他起草并促使通过了《权利法案》(BillofRights)(一七九一年)。

一七七二年春,麦迪逊回到蒙彼利埃。麦迪逊信仰圣公会教义,但不很热心。他认为上帝是存在的,但人类无法了解他。麦迪逊喜欢步行和骑马,酷爱读书,对古代文献有很深的研究。就书本知识而言,麦迪逊是第一流的,加上优秀的品行,麦迪逊是一名真正的谦谦君子。

华盛顿执政期间,麦迪逊在众议院中支持杰弗逊为首的民主共和党(Democratic Republican Party)。

一七九四年九月,四十三岁的麦迪逊与二十六岁的寡妇多丽・托德(Dolley Payne Todd)在新娘姐姐的哈伍德(Harewood)庄园结婚。他们俩是由阿伦・伯尔(Aaron Burr)介绍认识的。多丽有一个儿子,她在费城(Philadelphia)经营一家旅店,很多政要在她的旅店住过。婚后,两人回到费城,麦迪逊与多丽没有自己的孩子。

一七九八年,亚当斯总统执政期间,麦迪逊起草了《弗吉尼亚决议案》,指《外侨法》和《叛乱法》违宪。《弗吉尼亚决议案》和《肯塔基决议案》(杰弗逊)是反对联邦党的号角。

多丽是个充满活力、体态丰满的美人,作为第一夫人她在华盛顿赢得了的达官贵人的喜爱,没有哪一个第一夫人能与她的魅力媲美。麦迪逊执政期间,她承担起了官方女主人的角色。无论参加什么社交活动,多丽总是为众人瞩目。她还监督了白宫(White House)的重建工程。

杰弗逊总统执政期间,麦迪逊被任命为国务卿。麦迪逊是购买路易斯安那(Louisiana Purchase)的策划者;他反对向非洲海盗交纳保护费;积极支持对英法的禁运。

一八三六年,麦迪逊去世后,多丽从蒙彼利埃搬回华盛顿,直到去世。这时期,多丽又成为首都社交圈内的热门人物。不过那时,她挥金如土的儿子约翰使她一贫如洗。一八四九年七月十二日,多利去世,葬在华盛顿。后来,多利的遗骨被运回蒙彼利埃,安葬在麦迪逊身边。

一八零八年,在杰弗逊的支持下麦迪逊顺利当选为第四届美国总统。和伟大的政治思想家麦迪逊相比,作为政治活动家的总统麦迪逊大为逊色。

独立革命期间,麦迪逊被任命为民兵上校。因其身体过于虚弱,兵役期间他没有什么作为。

在麦迪逊的总统任期内,最重要的事件是一八一二年战争(War of 1812)(一八一二至一八一四年)。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起因至今尚有争论。一般认为是在好战分子亨利・克雷(HenryClay)和约翰・卡洪(JohnCalhoun)推动下,麦迪逊身不由己地走向了战争。

一七七六年后,麦迪逊开始活跃于弗吉尼亚政坛,他担任过州代表大会代表,州议会议员,州委员会委员。

就在美国向英国宣战时,英国下令取消了对美国的禁令。由于通讯落后,一个月后,美国才得到消息,仗已打了起来。

一七八零年,第二届大陆会议上,二十九岁的麦迪逊成为最年轻的大陆会议代表(弗吉尼亚)。开始,麦迪逊并不引人注意,但后来,他起到了领导作用。

麦迪逊后来自己说过,要是消息灵通,就不会有一八一二年战争。麦迪逊在战争这件事上很认真,要不是国会的坚持,他是不会开战的。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人的故事: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2)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