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有雪,梦中有她

树上的叶子纷纷落下,树下的孩子渴望回家。街上的人影零零散散,墙下的小鸟叽叽喳喳。不知是什么方向吹来了冷风,吹醒了正在做梦的自己。或许是童话中虚构的太假,或许是内心中渴望得到它,或许是睡梦中飘零的飞雪,或许是自己的目标永远也无法到达。心中的梦,梦中的雪,雪中充满了童话,也许在下一次下雪,我能得到它。梦中的自己仍在想她,窗外的大雪飘飘洒洒。昏暗的灯光依旧昏暗,远处的水声滴滴哒哒。不知为何自己又在深夜里清醒,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她。也许是我已经喜欢上了她,也许是千言万语无法表达,也许她会生气来瞪我一眼,也许她会厌烦永远也不和我说话。心中的雪,雪中的梦,梦中全部都是她,或许在下一次下雪,我会告诉她。可惜时间过的太匆忙,没有像童话故事那样漫长。回首那段另人难忘的时光,我静静的看着她的脸庞。虽然我的前方依旧迷茫,可我的内心却依然明朗。北风凄凉,没有等到漫天飞雪一场,便被这冰冷的冬天埋葬。我坐在颠簸的车上渐渐驶向远方,时不时的回头凝望她消失的方向,在漂泊的落叶下的道路愈来愈长,伴着天边的殷红似血的残破夕阳。令人悲伤,令人难忘,我回首那从前一起呆过的地方,神圣的天堂,我只是幻想,从没有奢望。我将我所有的回忆捧在手上,也许在下一次下雪,我一个人流浪。现在,面前还是隔着几面墙,似乎屏蔽了所有希望。我独自一人,被死死堵在天堂,我想去看她,却被她遗忘。

雪落满人间,红楼甚妩媚,乒台白琳琅,株植披银甲。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雪落满身飞满心,叶叶蝴蝶知你心。

俯瞰众生雪,覆盖天下生。冻结是与非,凝结对与错。

净化人间事,荡涤尘世心。待到暖春来,天地焕然新。

捏一个你,塑一个我,校园里有你,青春里有我。那时雪树下嬉笑,如今回忆里微笑。过着现在,想着曾经。你回不来,我出不去。

雪的世界里,要疯你就尽情地疯,跳的再高些,把烦恼都甩掉。

雪的国度里,要倾诉你就尽管倾诉,说的再大声点,秘密终会随雪融化。

少年,你好。少女,你好。旧时光,你好。

美好时光之后,我们终会分散,飘落天涯。

最后只剩那树那雪那风在聆听无数你我的故事。

即使注定孤独地活着,即使袭来寒风冷雪,也要张开双臂,拥抱这个世界。

既然活着,总有自己的追求与价值。努力向上是我的方向,扎根向下是我的力量,吸收阳光雨露,经历风雨雪霜,始终顶天立地。

红旗飘飘,迎雪送冬。

再细小的生命,装饰世界的同时,自己也是风景。

每个事物都是合理存在的,也是不可或缺的。这个世界缺了谁,都会不完整。

俯视的关怀不如平视的对话。

我愿做你门前的雪人,只为博你一笑。当你期待的阳光出现,我便融化。即便如此,请不要为我难过,我在天堂祝你幸福。

踏雪赏雪的狗更值得敬佩。不畏惧严寒,走在雪里,走在主人的最前面,也会奔跑在雪野,坚持走着自己的路,追逐自由与忠诚。

无边雪野,自由空旷,无限纯净,孕育无限遐想。无边的痛苦也是无限的幸福,无边的瞬间就是永恒。

一株便是全部,一立就是一生。眷恋着远方,守护着脚下。

脚印,印在雪里,长在心里,伸向梦里。

在不是春天的冬天里,在不是自己的世界里绽放。雪压枝头闹,满树梨花开。

茫茫雪田,天地一白。

雪深,深几许,原来是心底;雪柔,柔几缕,都道是心雨。

眼前的那一斜枝丫,远方的这些点村落,就是生我养我的故乡。

河水结冰无人问,小路落雪扫干净。平行线,一条污染被冷落,一条走路常眷顾。彼此相识相顾相陪伴,生生世世,不相交也不言弃。

树的尽头是天,路的尽头是路,雪的尽头是水,而你的尽头是幸福。

满树满地漫天的雪都是我对你的祝福。

雪中只一株荆条在生长,便足以惊艳尘世的心。

无数脚印在落满雪的路上,其中有你的,也有我的。

那雪中的一株不起眼的植物,便是我心中的女神,迷人的身姿让我挪不开眼。她就绽放在这满是雪的冬天,小小的身形,满满的籽儿,柔弱而坚强,很是惹人敬爱。

我们两个,相知相守,不别离。

我们的树枝相触在风里,根在地下紧密缠绕。我们在雪地里许诺彼此,相顾相牵相白头。此生,你是树,我是树,来世无论你我身在何地何处,我们仍在一起。

我们几个相互陪伴,一起走过童年青年中年老年,经历亲情爱情友情。我们一同分享愉快,分担痛苦。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梦中有雪,梦中有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