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捐赠支出38亿,香港赛马会的公益策略是什么

在商业中,策略是什么?什么都要做,这不是策略。策略是你不要做什么,重点要做什么。在这一点上,商业和公益慈善是相通的。现在,我们需要对策略多一些讨论

2015∕2016年度(截至2016.6.30)香港赛马投注总额上升近6%,达2027亿港元,透过各项博彩税及利得税,马会为政府库房带来破纪录的209亿1000万港元收入,连同12亿8000万港元奖券基金拨款,以及刷新纪录达39亿港元的慈善及小区项目捐款,马会在2016/2016年度直接回馈香港的金额高达260亿9000万港元,较上一年度(250亿9000万港元)上升4%。

张亮:香港赛马会慈善及社区事务执行总监

——香港赛马会数据

撰文:白筱

图片 1

来源:《中国慈善家》7月刊

9月6日,香港2015/16年度马季开赛日在沙田马场举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女士挥动大槌,敲响巨型铜锣,标志着新马季揭开序幕。开赛当天共举行了10场比赛,吸引了超过7.2万观众,全日投注总额达11亿4700多万港元,创开赛日新高。

策略是前提

撰文:白筱

《中国慈善家》:香港赛马会发展慈善事业已有百年历史,经历过一些重要的阶段,比如开办初期对社会进行一些传统形式的捐助,到1950年代末,设立香港赛马会(慈善)有限公司,专业化管理捐款事务,1993年,又成立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几次重要转变跟香港社会发展有何关联?

受访:香港赛马会慈善及社区事务执行总监张亮

张亮:香港赛马会历史超过130年了,从设立第一天起,它就不是一个营利机构。它的运作模式很独特,不是政府,实际意义上又不是商业,也不是NGO,同时不属学界。但它与这几个界别的关系非常深厚。香港赛马会透过独特的营运模式,结合赛马运动、体育娱乐及规范化的合法博彩,将收益转化为税收及慈善捐献,惠及香港各个阶层。

来源:《中国慈善家》7月刊,原文标题《香港赛马会的公益策略》

慈善方面,我们能查到的,香港赛马会在101年前,也就是1915年,就发生过一笔捐赠。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赛马会的捐赠主要是诊所、公共游泳池,当时因为大量内地人口迁入,使得香港人口在10年间翻了几番,从几十万人,变成一两百万人。可以想象,这一过程中政府没办法做到所有的事情,于是香港赛马会通过慈善方式希望尽量补充,捐赠主要投入到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到了七八十年代,政府对社会已经照顾得相当齐全,香港赛马会就开始慢慢转移它的捐赠方向和目标,关注更多和人们生活有关系的地方。

策略是前提

《中国慈善家》:香港赛马会近两年来资助支出突增,2014年以前,年资助额维持在20亿港元以内,2014年则达到36亿港元,2015年更是超过38亿港元,这一变化又意味着什么? 张亮:最近两三年,香港赛马会主席叶锡安博士和董事们推动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进行策略性研究,启动了一个重要转变。我们认为“策略”尤其重要,我们更注重如何用策略带动慈善捐款使之取得更好的成果。

《中国慈善家》:香港赛马会发展慈善事业已有百年历史,经历过一些重要的阶段,比如开办初期对社会进行一些传统形式的捐助,到1950年代末,设立香港赛马会(慈善)有限公司,专业化管理捐款事务,1993年,又成立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几次重要转变跟香港社会发展有何关联?

从2005年到2014年的10年间,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对硬件捐赠投入相对较大,硬件捐赠占80%,另外20%是一些所谓“软件”的捐赠,包括公众教育项目及活动等。近两三年,我们将60%捐赠投入到了软件方面,40%给硬件。也就是说,增加的绝大部分资金捐助,都投入到了软件方面。

张亮:香港赛马会历史超过130年了,从设立第一天起,它就不是一个营利机构。它的运作模式很独特,不是政府,实际意义上又不是商业,也不是NGO,同时不属学界。但它与这几个界别的关系非常深厚。香港赛马会透过独特的营运模式,结合赛马运动、体育娱乐及规范化的合法博彩,将收益转化为税收及慈善捐献,惠及香港各个阶层。

在关注领域的侧重上,我们也有了新的调整。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关注青年、老人、教育、医疗、环保等共十个范畴,在这十个范畴中,有三个是特别契合现在香港社会发展需要的,我们希望更加主动一点。一个是青少年群体,还有就是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以及体育活动的鼓励和普及。这正是源于对“策略”的重视。

慈善方面,我们能查到的,香港赛马会在101年前,也就是1915年,就发生过一笔捐赠。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赛马会的捐赠主要是诊所、公共游泳池,当时因为大量内地人口迁入,使得香港人口在10年间翻了几番,从几十万人,变成一两百万人。可以想象,这一过程中政府没办法做到所有的事情,于是香港赛马会通过慈善方式希望尽量补充,捐赠主要投入到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到了七八十年代,政府对社会已经照顾得相当齐全,香港赛马会就开始慢慢转移它的捐赠方向和目标,关注更多和人们生活有关系的地方。

《中国慈善家》:能否以项目为例,谈谈策略形成过程中要考虑哪些层面的问题?

《中国慈善家》:香港赛马会近两年来资助支出突增,2014年以前,年资助额维持在20亿港元以内,2014年则达到36亿港元,2015年更是超过38亿港元,这一变化又意味着什么?

张亮:和任何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做策略没有分别,需要先了解何为问题,症结在何处。比如人口老龄化问题,我们先去研究香港面对的挑战是什么。香港一共700多万人口,65岁以上(含65岁)人口有100万人,这样发展下去,2040年左右,香港三分之一人口超过65岁,经济增长自然会相对放缓,同时,社会服务成本肯定也会增加。按现有服务水平,这是很大的一个缺口,没有谁能拿出那么多钱,政府也没有这种能力。

张亮:最近两三年,香港赛马会主席叶锡安博士和董事们推动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进行策略性研究,启动了一个重要转变。我们认为“策略”尤其重要,我们更注重如何用策略带动慈善捐款使之取得更好的成果。

以何种角度参与解决呢?可以再做进一步研究。每个人都有一条生命活动曲线,从出生,到身体各项机能达到顶峰,再到慢慢衰弱,最后死去。在这个过程中,能独立生存的一段我们姑且叫它“独力线”吧。有的人可能58岁就丧失独立行动能力,有的人可能到98岁才发生,然后依靠政府或其他人照顾。但我们同时看到世界的一些研究报告,一个人如果年轻时越健康,非独立生活的年份会越短。澳洲一项女性研究发现,生命总长度可能差不多,但年轻时健康的女性,相对独立生活的时间会延长14年。这对个人生命的意义有多大?就算轮椅是免费的,我也不愿意坐。同时,对社会成本也是巨大的节省。

从2005年到2014年的10年间,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对硬件捐赠投入相对较大,硬件捐赠占80%,另外20%是一些所谓“软件”的捐赠,包括公众教育项目及活动等。近两三年,我们将60%捐赠投入到了软件方面,40%给硬件。也就是说,增加的绝大部分资金捐助,都投入到了软件方面。

《中国慈善家》:找到症结后,如何进一步解决问题?香港政府对社会服务的资源投入方式和侧重是否也会被考虑在内?

在关注领域的侧重上,我们也有了新的调整。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关注青年、老人、教育、医疗、环保等共十个范畴,在这十个范畴中,有三个是特别契合现在香港社会发展需要的,我们希望更加主动一点。一个是青少年群体,还有就是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以及体育活动的鼓励和普及。这正是源于对“策略”的重视。

张亮:香港政府对社会服务的资源投入,85%我们称之为“线下投资”,政府资源放在医院、安老院,这很正常。我们不需要跟政府重复,政府关注“线下”的问题,那我们就投入大量的资源到“线上”,用以补缺。

图片 2

我们考虑老年人相关问题的时候,希望香港老人家更健康、更快乐。我们将精力放在四个方面:一是预防性的健康管理;二是要让他生活有意义,没事可做不行;第三,提供精神需求方面的补给。有数据说,香港老年人自杀率是最高的,精神压力很大。第四点,跨代共融。在英国脱欧以后,这几乎成为世界问题了,各个年龄段投票曲线很不一样。

在参与解决香港老龄化危机时,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将精力放在四个方面:第一,预防性的健康管理;第二,要让老年人生活有意义;第三,提供精神需要方面的补给;第四,跨代共融

从慈善信托基金来讲,我们研究政府在做什么,世界在做什么,我们请社会各界的人参与进来,了解老年人的需求,通过研究产生策略。短时期未必见效果,三五年以后,效果就会很明显。 创新带来高效

创新带来高效

《中国慈善家》: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资助社会团体总数超过千家,除了在政府福利之外补缺,是否也能在政策层面发挥影响?具体到项目,会把这一目标考虑在内么?

《中国慈善家》: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资助社会团体总数超过千家,除了在政府福利之外补缺,是否也能在政策层面发挥影响?具体到项目,会把这一目标考虑在内么?

张亮: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算是资源很多的,全世界排第六(编者注: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及伦敦财经报章合作制订的“世界慈善指数2015”中位列第六),作为一个城市的机构来说,这已经相当不得了了。但任何一个慈善基金,它的资源和政府都没法比。我们去年捐了38.7亿元港币,已经是很多钱了,然而,香港2015-2016年教育预算总开支约800亿港币,赛马会捐三十几个亿还要分青年、老人、教育、医疗、环保、体育等等10个范畴来投入,政府的800亿都投入给教育,没得比。所以,做慈善要搞清楚,你没法取代政府福利,但我们可以做创新,我们把这些经验做好以后,可以跟政府有一个互动和好的分享。

张亮: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算是资源很多的,全世界排第六(编者注: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及伦敦财经报章合作制订的“世界慈善指数2015”中位列第六),作为一个城市的机构来说,这已经相当不得了了。但任何一个慈善基金,它的资源和政府都没法比。我们去年捐了38.7亿元港币,已经是很多钱了,然而,香港2015-2016年教育预算总开支约800亿港币,赛马会捐三十几个亿还要分青年、老人、教育、医疗、环保、体育等等10个范畴来投入,政府的800亿都投入给教育,没得比。所以,做慈善要搞清楚,你没法取代政府福利,但我们可以做创新,我们把这些经验做好以后,可以跟政府有一个互动和好的分享。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去年捐赠支出38亿,香港赛马会的公益策略是什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