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评书家仅剩两位,一位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原标题:四大评书家仅剩两位,一位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另一位晚年遭遇重创

篾匠,在中国是一门古老的职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会用到很多篾制用品,但随着塑料制品的出现,篾制品几乎被淘汰。在浙江金华兰溪游埠古镇有一条手工艺街,街上就有一位篾匠师傅,据说他们家祖辈几代人都是竹编艺人。虽然做竹匠收入不高,现在年轻人也不愿意学,但是干了几十年了,有感情了,他一直没放弃,也打算一直做下去。图片 1竹椅、竹篓、竹筛、竹篮……如今,当塑料、不锈钢、铝合金等制品越来越多涌入市场后,篾制品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篾匠这个行当也变得鲜为人知。图片 2篾器业属“鲁班行”,供奉鲁班为祖师。民间传说篾匠这一行是鲁班的师兄张班发明创造的。张班的木匠技艺不如鲁班,却心灵手巧,能用竹子编制出各种日用物件。由于张班背离从师所学,搞起竹艺,便算作“偏门”,所以在江湖行帮中,篾匠地位就低于木匠。 篾匠们对张班十分敬重,将他与鲁班并列祭祀,尊称为“张、鲁祖师”。传说张班编了张竹席,鲁班便安上四条木腿,成了桌子,于是世人都夸鲁班的手艺好,而冷落了张班。张班便找鲁班评理:“你改做桌子可以,但名称还得按我原来的‘席’叫!”因此,古往今来设宴请客时叫人落座,均称“入席”。图片 3正在店里忙着活计的篾匠师傅图片 4那一只只油亮亮泛着酱色的竹篾箩筐、谷箩、晒匾、畚箕等农具,正等待着修补。图片 5篾匠活的精细,全在手上。一根偌长的竹子,篾匠师傅掏出不同样式的篾刀,把竹子劈片削条。从青篾到黄篾,一片竹竟能“批”出八层篾片。篾片可以被剖得像纸片一样轻薄,袅袅娜娜地挂在树枝上晾着,微风一吹,活像一挂飞瀑……篾片再剖成篾条,篾条的宽度,六条并列,正好一寸。然后是“拉”,将刮刀固定在长凳上,拇指按住刀口,一根篾子,起码要在刮刀与拇指的中间,拉过四次,这叫“四道”。厚了不匀,薄了不牢,这全凭手指的感悟与把握。可想,当光洁如绸的篾条,一根一根从手中流出,与其说是篾刀的使然,倒不如说是篾匠手上皮肉的砥砺。图片 6一个年代久远的筐,,找个篾匠修复下,都是好东西啊。图片 7一双饱经风霜的手图片 8编织竹器在中国是门古老的手艺,至今已超过2000多年。这又是一门辛苦活,一根完整的竹子,需要不断对剖变成极细的篾片及篾丝,然后通过篾匠的一双巧手,或编或织或拉或穿,才能编织出精巧、牢固、耐用的各种篾制品。图片 9埋头给编织好的竹匾扎边,一根根淡黄色的竹篾在师傅手上像丝线一样快速的游走。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近年来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篾制品又逐渐有了一定的市场。现在篾制工艺品也很受人们的欢迎。希望这门古老的手艺能延续下去。图片 13

四大评书家仅剩两位,一位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另一位晚年遭遇重创

作者/长河

图片 14

大师单田芳驾鹤西去,全国人民悲痛,老天带走了单老,但是却带不走单老留给我们的童年记忆,带不走屹立中国文化界的大师精神。

耳边“三尺龙泉万卷书,上天生我意何如。不能报国安天下,枉称男儿大丈夫。 ”的余音回响,时光已过去多年。如果说零零后的童年里,手机不离手,那么八零九零后的记忆里,收音机从不离身。

图片 15

在那个物质贫乏的时代,一切娱乐资源都显得十分珍贵,但大多数家庭里都备有一台收音机,所以听广播就成为孩子们的消遣。热浪滚滚的午后、酷暑难消的傍晚,街坊四邻家中不断传出着广播声,这样的记忆如同昨日。

在广播节目中,评书最受人们追捧,这项起源于宋代的传统表演随着广播更加普及,一点点地走向了大江南北,随之而来的是一大批评书艺术家的崛起,比如单田芳、田连元、连丽如等等。

图片 16

在众多艺术家中,单田芳、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被誉为中国四大评书名家。他们一部部脍炙人口的作品划过时代的天空,成为黄发垂髫皆宜的热门节目。

时至今日,加上刚刚仙逝的单田芳大师,四位评书艺术家已经凋零剩下两位。

图片 17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2018年9月11日。

单田芳是辽宁营口人,出身于曲艺世家,评说过《三侠五义》《隋唐演义》《水浒外传》等作品。他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继承人,曾经获得过牡丹奖终身成就奖,是评书市场化的开山之人。

他嗓音沙哑极具代表性,业内人称为“云遮月”的嗓子,这种声音不难听,因为听过的人都会爱上,他的嗓音十分抓耳,让人印象深刻。单田芳生影响了一大批人,许多选秀节目上都有人模仿单田芳的嗓音。2018年9月11日下午三点病逝,享年84岁。

图片 18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评书家仅剩两位,一位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