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与主旋律

选择看这片子本来没想太多,只是许久没看不动脑子的枪战片了,想放松一下,纯粹的追求下感官刺激。看到朋友评论说是尺度最大的主旋律国产电影,于是就抱上了一大桶爆米花和可乐坐进了影院。的确这片子很好的满足了这个诉求,巷战,追逐战,血红色和高频的枪声充斥着整部电影。虽然不清楚现在电影评级的标准,但在中国片上看到这些觉得已经到了极限吧。看的很爽!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香港电影人有三部分来源:留守者、南来影人和东南亚迁移的电影大亨。当时内地、台湾、欧美等构建了畅通的市场渠道,内地各项电影奖以及许多影展形成的良性竞争下,香港影坛呈现出缤纷多彩的景象。从那时起,许多电影公司开始赴内地拍摄电影,也受到了内地的许多特殊优待。而文革爆发后香港电影业的受挫,以及改革开放后的全新局面的驱使下,合拍片似乎是一种必然。《少林寺》的成功试水掀起了合拍片的热潮。在今天的华语电影市场上,合拍片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合拍片是香港与内地资源整合共享的结果,也是文化碰撞的结晶。影片《湄公河行动》便是合拍片的成功案例,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而香港导演林超贤的独特风格以及表现手法与内地主旋律题材的碰撞,也让我们看到了合拍片的潜力。

而我认为所谓的暴力评级并不仅仅在于血浆和空包弹用了多少,这部片子的暴力极限是在于人心的暗示和影响。就像真正的恐怖也从来不是简单的用画面和声音去直接影响你,让你恐怖的是内心,是灌输给你的一个念想或者说是暗示,让你久久无法忘怀那种恐惧的感觉。还记得上一个让我觉得最暴力的场景是《权利游戏》里小剥皮被自己的狗分食,甚至那第一咬的镜头非常昏暗,虽然满脸是血但已经无法辨识是不是血,但那个镜头的确拍下去了,非常直观。然后伴随的犬吠声慢慢远去,暴力的氛围会围绕在观众周围,但你不会感到恐惧,因为为了这个镜头已经铺垫了很多,你会感到异常的暴力且解愤,一种动物性的爽快。而这部片子里让我感到一种更残酷的暴力,甚至于让我毛骨悚然。这种感觉并不是在彭帅拷问毒贩的残忍,也不是在几场激战中血弹乱飞中,而是在于很多儿童的出演的“小杀手”们出现在荧幕中的时候。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从小就被培养只干坏事的小孩,但很少在电影里面看到如此真实的展现。多次镜头中出现孩子们冷漠的眼神,冷漠到儿戏生命随意杀人,一开始只是觉得可怜这群孩子,随着多次戏份的安排,吸毒、炸指挥部、扫射冲锋队员,还有俄罗斯手枪赌......在那唯一不变的冷漠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有暴力,最暴力的眼神,已经没有人性的眼神。尤其是俄罗斯手枪赌那段,一开始猜到了结果,原以为导演会切换镜头用一个回荡的枪声来结束,但越看越感觉不舒服,感到导演是要挑战暴力的尺度,直到最后一个镜头......我自认为口味比较重,恐怖血腥暴力都还能欣然接受,但我承认,俄罗斯手枪赌的最后一个镜头我没有敢看。虽然知道那只是故意剪辑到只有几帧的片段,但已经到了甚至超过了我的极限。很佩服导演能够把这一切表现出来,而且通过多次的强化暗示让这个暴力点深深的扎在观众潜意识中。但个人认为,这是不是会有些过了。在中国这么大的电影市场,关键是没有分级观影的体制下,让所有人都能去感受这种暴力会不会有些过了。特别是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更会在意同龄人在干什么,能干什么。我们可以教育孩子们这是不对的,可以一笔带过,但是整场电影反复强化暗示的点太多了,对于有些人来说潜意识会根深蒂固的记住这些,并慢慢的发酵。在心智没有完全成熟之前,孩子们往往会先想我可不可以,然后再考虑对不对。这个世界上很多残酷的东西并不一定要在童年就灌输给他们,那会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去引导他们消化这些残酷。在我看来,能少则少,而且更不用在娱乐放松的时候让孩子们吸收这些。加上还有很多吸毒镜头的...虽然会有些晚了,但还是呼吁下不要让未成年人看这部电影了。

主旋律一直是国产电影的主要题材之一,但这些年来主旋律电影也未取得什么成绩。一方面审查机制的限制导致国产主旋律电影囿于狭窄尴尬的局面,敏感题材不能拍,暴力场面不敢拍。另一方面,国内电影行业闭炉灶车忽视观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和审美水平,制作许多过于虚假空洞的烂片。相比好莱坞一些优秀的主旋律影片,如展现在血腥战场上坚持个人信仰的《血战钢锯岭》;表现众人对于战争以及国家英雄对于战争截然不同的态度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通过高超的剪辑音响效果,展现命运面前背水一战的《敦刻尔克》等等,国内主旋律电影角度过于单一与肤浅,去年大热的《战狼》也因为暴力场面堆砌与人物形象扁平的失衡而受到一些观众的批评。主旋律题材的探索之路上,《湄公河行动》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香港导演在主旋律题材上的独特呈现,导演在林超贤在拍摄动作片娴熟技巧包装下,主旋律题材被穿上了商业片的外衣,让观众一改对主旋律片的印象,获得全新的观影体验。而导演警匪片的风格之所以能在该片中得以保留与延续,这广电与公安部的直接接洽与支持是密不可分的,强大的后台支持支持让电影在特警、枪战等的的展现上更具真实性与逼真性,也使其在血腥暴力等场面能够竟可能的突破审查机制的禁锢,保证了高完成度;同时,跨国案件的特殊设定,使黑警角色附加在国外警察身上得以实现。正是这些因素为导演敞开了一条光明大道,让他得以自由发挥。快节奏剪辑以及高速运动镜头是林超贤拍摄动作片的贯用手段之一,开篇街头追赶戏中,航拍镜头表现出追赶的紧迫感,对于警匪搏斗场景中的快速摇镜头体现了警察的身手与勇敢;快速的变焦镜头揭示了一触即发的危险;而这些快节奏中穿插的慢动作镜头(如斧头从耳边飞过)也营造了生死一线间的紧张氛围。闹事与马路上的生死时速,人潮涌动商场中的暴动枪战,逼仄狭小空间的肉搏,丛林间的激烈枪战甚至水面高空间的火拼,爆破,血腥,飙车,林超贤无所不用其极,满足观众的观影快感,国外拍摄取景也使这些香港电影常有的场景得以呈现,而国产电影中的街道商场枪战这些场面是不可能发生的。同时,林超贤也十分懂得如何带动观众情绪,商场谈判中,方新武与杀害妻子仇人之间的眼神交锋,使观众真实身份的暴露充满了紧张与期待,而桌面上的和平谈判与桌面下对准的枪口在明处暗处的强烈对比间产生了极大的张力。导演对于童子军的展现,也给予观众极大的心理冲击,并引发了观众对于毒品的反思。总之,导演独特的个人风格以及娴熟的动作片的拍摄手段,使主旋律题材与观看体验,商业价值得到了完美的协调。

但也许能够通过政审的原因就是在于主旋律的题材吧。一定要把坏人描绘的坏到骨子里,把人民警察展现的英勇无比。不过剧本也许是枪战片的一大痛点吧,而且因为主旋律的原因会使剧本更难写。我因此还特地去查了原型的真实的故事,比电影剧本要坎坷多了,短短的2小时的确无法展现全局,于是在剧本上还是有点硬伤的。总体感觉就是几段精彩的枪战生硬的拼接起来,没有太多的逻辑承接,只是为了秀而秀。不过还好,本来就不想带着大脑去看这片子,也就不顾虑这些,枪战戏也的确很吸引人,于是把这些硬伤就掩盖掉了。

从人物的塑造来看,这部影片也一反国产主旋律电影非黑即白,正义英雄的脸谱化设定,而变得更加丰满,也更加感人。香港电影中,黑化的警察,善良的匪徒几乎可以说是必备的人物设定。在光明中的道貌岸然的“警察”将如何伪装自己,匪窝中的“坏人”要如何坚守自己心中信仰,正义与黑暗间的摇摆与选择赋予了角色极大的表现空间,也是这些处于灰色地带的人物,使故事有强烈冲突与矛盾。而以往的大多国产主旋律片中,警察形象必然是刚直不阿充满正义的,在任何诱惑与威胁面前他们都毫不动摇,国家面前任何个人情感都可以牺牲,一个个都是刀枪不入,无所不能的神。而这部影片中的人物塑造上,缺点使他们更加鲜活。例如张涵予饰演的高刚,尽管是体制下服从上级、坚持正义的人民公仆,但他依然会在解救人质中不顾线人暴露的后果贸然行事。彭于晏饰演的方新武更是一个“灰色”人物,长期的卧底行动下,危险复杂的环境也对方新武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审讯犯人时的态度之冷漠,手段之残暴让观众也对其警察一贯的形象产生了质疑,也对正邪的界定有了产生思考。而面对杀害自己女友的仇人,他在正义驱使下的理智与复仇心理引发的冲动间的纠结与挣扎间,也打破了完美的幻想,对人性的两面有了重新的认知。最终,他选择了亲手解决他,以死亡结束这场复仇。目睹一切的高刚的反应其实也传达了导演所要表达的对于是非善恶的态度,而在观众的看来,最终的选择也让人物显得更加真实立体,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方新武的悲剧结局也具有导演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常常通过让人物与障碍同归于尽的方式来解决恩怨与难题,而他的牺牲使这个人物显得更加光辉而伟大,符合主旋律题材的要求。从高刚女儿,警犬等的设定我们可以瞥见林式在黑暗中展现温暖的表现手法,但是各方面原因的限制是人物的情感线过于功能化,略显单薄,这是影片中有所不足的。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港片与主旋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