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钢琴师

欢快的钢琴声中,陶醉的何止演奏者,突然,一声炮响,飞落的石块砸中了钢琴师的头,一切,从这里开始……

  四年前看的电影。这部电影也是当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呼声较高的一部。回忆起来,那一届的奥斯卡几部评选影片的实力都很强。我一直很喜欢二战背景下的故事,残酷的战争往往最能体现出人性光芒。而战争并非一定体现在战场前线上,像《钢琴师》这样的并非战争类影片的二战电影有很多,我看过的有:《辛德勒的名单》、《安妮日记》、《善意的谎言》等。而且绝大多数这类影片都是改编自历史的真实事件、真实人物,印证了那句电影取材于生活的名言,只是这个现实有些残酷。战争让一个钢琴师成了无用武之地的人,在火车站花了天价和家人将一块分成了六份的点心分享后他失去了所有,从此每天过着东躲西藏食不果腹的生活。原本高贵的艺术家沦落到如此田地,令人心寒。一直很钦佩那个帮助了犹太钢琴师的纳粹军官,战争过后钢琴师曾努力拯救被苏联军队俘虏的他,遗憾的是没有成功,最后这位救了他命的纳粹上尉死在了战犯营里。苏联方面的解释是他犯有侵害波兰平民罪。足可见一个人是善恶交错的,但至少在那一刻,人性的光芒在他身上闪耀着。
  
 关于本片导演罗曼·波兰司基。我觉得这部影片由他指导绝对是最合适的选择。因为这位与影片真实人物同为波兰人的著名电影导演在幼年有着在集中营逃生的经历(他的母亲则不幸死在了集中营),类似的不幸遭遇使他在对影片基调的把握上更能得心应手。
  
 此外,出演该片的男主角阿德里安·布罗迪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至今我对他在领奖台上激动地拥吻颁奖女嘉宾的镜头记忆尤心。这个奖项对他而言也的确实质名归。

没多久,就明白了影片的主题。犹太人不能入咖啡馆,犹太人不能进公园,犹太人要在手臂上标识自己身份……想起“东亚病夫”,想起“中国人与狗不得进入”的曾经国耻。可是,怎么识别一个人是不是犹太人呢,他们脸上又没刻字?另外,为什么,为什么要迫害犹太人而非别的人群呢?他们和我们,受迫害的原因是不同的吧?

灾难,是一点点慢慢降临的,我对一家几口吵嚷着商量将钱藏在何处才不会被发现的那个场景记忆犹新。放花盆下?藏桌脚里?塞小提琴内?还是大大咧咧放桌上用一张报纸盖住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尚有幽默,还笑得出来。

因为不向德军敬礼就被打的老人,根本不会影响任何人行走为什么不让他走人行道要他淌臭水沟?损人不利己,真不知是什么心肠与肝脏。

艺术在生计面前变得苍白,被贱卖的钢琴和书籍……可是这些总有一天会穷尽,那接下来呢?接下来的是隔离,一堵墙,围起了犹太人的世界。

德军逼着最高的人和最矮的人,最胖的人和最瘦的人,最小的人和最老的人……搭配跳舞。如果这是一场娱乐表演,一定很搞笑,可此景此景,还笑得出来吗?

德军的车子驶近,所有的人家都熄灯避祸可谓草木皆兵。可是,总有人逃脱不了的——德军要求正在吃饭的一家子全部站起,所有人照办了除了一位坐轮椅的残疾的老人。已经可以想见什么暴行会发生了,但当他们将老人扔下楼,当轮椅和人分开的那瞬间,我还是忍不住尖叫起来,浑身肌肉绷紧……

被德军点到名永远是吉凶难料,有可能是让你趴在地上,他一枪一个将你打死;有可能许你逃命的机会,却在你奔跑的时候给你一颗背后的子弹。生命,完全脱离了掌控。想起南京大屠杀,原来所有的暴行,都是那么相似。

偶尔也会问:为什么犹太人那么沉默,为什么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全无反抗?(同样的问题也给被屠杀的中国同胞。)仿佛是为了给我答案,一个犹太女子问了句“我们去哪”,回答她的是一枚射穿她头颅的子弹。这才明白,之前的问题有多蠢。有枪和没枪,人,毕竟是血肉之躯。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战火中的钢琴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