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杂记2018.4.17 我一直觉得我对电影缺乏鉴赏力。 昨晚看了1942。看完觉得还算不错,跑去豆瓣上看大神们的影评。然后发现这部片子简直是毁誉参半,褒贬不一。 有人大骂说冯小刚发国难财滥用煽情,片子拖沓,假装深沉。也有人觉得恢宏的大格局与蝼蚁般的生命融合恰当。 为了负责的在豆瓣上给出个评分,我觉得细细回想一下片子和审度一下网上的评语。 1.剧情太拖沓? 我正正好是一个还算能耐住性子看电影的人,所以不觉得有看不下去的愤怒。电影够不够紧凑有时候可以用能否复述作为评判标准。剧情片自然有足够强的逻辑性和完整度让关者进行复述。在这一点上,一九四二做得不太好,不过读过刘震云书的人应该对罗里吧嗦有非常无奈而深刻的理解,这能作为一个推脱之词。其次,这个电影稍稍有些让我想起老舍的茶馆。试图用形形色色一闪而过的人物,或是他们的只言片语或是一些浮光掠影去尽可能扩大展示的社会阶层,去反映历史的洪流。其中不乏有一些令人心惊胆颤的恐怖片段或是令人无奈的冯氏幽默也能算得上亮点。比如在窑子的经理来买人时,陈道明饰演的老东家义一脸的饿死不卖女儿,却在女儿被选上后流露出似有若无的笑。或者说是伙夫(范伟)目睹栓柱(张默)被插着馒头的武士刀从张大的嘴上捅入,他惊恐未定时,日本厨师给伙夫(范伟)喂食插在刀上的生鱼片,他脸上的抽搐,绝望,无辜,到最后吃到了鱼片,知道厨师并无他意后的苦涩的庆幸,日本厨师问生鱼片什么味道?他说辣。人的所有味觉领悟中,唯有辣的神经通路类似于痛觉,是一种让人不适的带有灼伤感的刺激,范伟哭丧的脸上嗫嗫嚅嚅出得那个辣字,怕不是从舌头上来的。 2.剧情不够深刻? 冯小刚的这个片子不深刻,这个指责约莫和"片子表达的意味太赤裸"是一样的。 饥荒年代民众的水深火热,掮客的投机倒把,官员的贪污腐败,蒋介石政府的冷漠无为。电影都表现得很清楚了,丝毫不隐晦(从大量血腥镜头上可见一斑)。但是问题可能就出在太清楚了,把每一个观影者当成大笨蛋,没有思考的能力,所以要把所有的内涵都赤裸以待,殊不知,电影就是包装的艺术,而内涵的"内"字就意味着它不同于妇孺皆知的大白话大道理。在者,我认为,隐晦的艺术在于给予观影者更多探索领悟的自由和可能,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具有隐喻和细节的电影对于观者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乐趣。之前看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时侯,我给了它五星好评,当时我说"喜欢有着大量隐喻和伏笔的东西,因为它重新唤醒我,不能娱乐一样的随随便便的对待一个影片,仍需时刻保持敏锐和挖掘。"罗曼蒂克消亡史我至今仍有些地方怀着疑问,但是关于一九四二,我觉得好像导演已经直白的预先回答了所有可能的疑问,让人如鲠在喉。 絮叨未完但因本人尿急觉得草草结尾。

师兄说,看看佛语,听听佛曲。我说佛都怕了我,于是他说,那不强求,看书罢。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又从书柜里翻出来了那本《红楼梦》,每次看总有新意,每次看都觉得看不完。宝玉问:“哭什么?这里不好,到别处玩,你天天念书,倒念糊涂了。譬如这东西不好,横竖那一件好,你就舍了这件东西取那件。难道你守着这东西哭会子就好了不成?你原是要取乐儿,倒招了自己烦恼。”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杂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