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道光,你是一个时代。

记得当初我问你你有什么兴趣爱好。你想都没想的对我说“我喜欢侦探小说但只喜欢本格派对眼下新兴的变格派无爱”于是我就想都没想的跟着你在一起了。

图片 1

并且自从你解释过以后我就真的真的如此犀利的明白了本格与变格的区别了。

思妍家住新区,沿着河的两片都在陆续开发,河边绿化了一下,风景不错,但人烟稀少。思妍周末会沿着河边跑步,河边种了柳树,风一吹河水微波粼粼,舒服又美妙。跑着跑着,越跑越远,天色暗了下来,思妍意识到的时候,天上已经是星光点点了,为了轻松跑步,思妍手机都没拿。她看了下四周,之前还零零散散的乘凉的人都没了影儿,她摘下耳机,一边往回跑,一边警觉的看向四周。

当然这只是一个引子。

河边一排小区,都用栏杆围起来了,只留了几个小门,问题是,她连门禁卡都没带,只能跑到大路上,在绕到小区正门,河对面黑洞洞,只有几点亮光闪烁,那边还没有开发到。

小弟做东,去电影院看了福尔摩斯,很好看。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当我妈讲完了所有的故事以后她开始讲斑点带子和歪唇男人,当然她讲的并不好至少不如她讲七侠五义更引人入胜。于是我嫌弃她讲得不好听,我要自己看,那一年我八九岁,暑假的大床,午后慵懒的阳光。

眼看要到大路了,她发现她身后跟了个人,一个男的,心慌慢慢爬遍全身,她不敢停下来。

可是我很懒,我看完血字的研究以后懒得看四签名因为实在太长了而是把恐怖谷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几回,然后越过重洋的迷恋了横沟正史。那一年我十一岁。可是我依然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我又开始迷恋了莎翁席勒以及济慈以及因此派生出的一大堆作家群,并且奔走在浅尝辄止而泽被众生的道路上。

思妍就要升高三了,爸爸搞建筑的,常年在外,成年就她和妈妈在家,她妈妈常给她灌输安全事项,今天是她大意了,暗暗的懊恼,一边用余光往后看,那个人影不远不近的跟着,没有超越她的意思。或许他也只是跑步的,思妍想着,穿过绿化带,跑到另外边。

坐在电影院里看福尔摩斯,突然就想起了那忽远忽近的时光。《名利场》以及《远离尘嚣》,《新爱罗伊斯》以及初中必经之路的《九三年》,含着砒霜的福楼拜还有鄙人最爱的哈代。躲在被窝里面看福尔摩斯,被母亲发现以后说,不能正大光明的看么?这样对眼睛不好。

可是,她发现,那个人也跟着穿过了绿化带,周身的热汗瞬间就凉了下来,腿都有点软。加快速度,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会儿看见前面有亮光,她知道大路就要到了,下几节楼梯,就是大路,两边有商铺,就会有人!

holmes,他纤瘦颀长有点神经质,他偏激古怪不修边幅,甚至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国绅士,原著里面也是温文尔雅的Watson更让人津津乐道,记得他们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里面的杰出合作吧。但我想说的是holmes的魅力向来就不在于他的形色而真的是在于真真正正的人格魅力。

下楼梯的时候,脚崴了,一个趔趄,她坐在了台阶上,扭头,那人站在楼梯最高处看她,她顾不上疼,疯了一样跑进了最近的一家店,是一个杂货铺,老板娘坐在柜台里看一个小电视,听见她进来,头也没抬,说:要啥自己拿啊。

还记得他和watson初次相遇的对话吗通过鞋子上的泥土判断他来自阿富汗。还记得holmes那段名言么“I consider that a man's brain originally is like a little empty attic, and you have to stock it with such furniture as you choose.”我总喜欢想太多,我常搬出这一段来教育我自己。还记得他乱七八糟的屋子么?他几乎为零的文学修养但对毒药甚有研究,还经常嗑药。还记得华生说他善使棍棒么?他一身肌肉。当然他也确实聪明晓得四两拨千斤。

思妍看到柜台上没放固定电话,那时手机开始普及,固定电话退出视线。思妍正犹豫着怎么跟老板娘开口,跟踪者也进了店,穿了一身黑色的短袖短裤,这么热的天还戴了鸭舌帽,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老伦敦的场景,刺鼻气味的化学实验,妙语连珠的幽默对白以及艾琳那一段香艳情史。其实我真的不懂为什么谈到holmes就要扯到Irene Adler,其实《波西米亚丑闻》里面真的还好,那里面的Irene举止优雅这里面显得狡黠机敏,准确的说和我心目中的irene大相径庭。也许大众需要娱乐需要噱头需要香艳,但我从小就认为holmes对irene的感情是一种尊重以及喜爱,因为每个人都在寻找对手,既要惺惺相惜又得压得住自己,找到了就会真的打心眼里喜欢。有玩心又玩得起,妖精的最高级别。

思妍躲在了一排排货架中间,那人就站在门口,僵持了一会,老板娘才抬起头说,找啥啊,我帮你找。

当然盖里奇的片子一直么的说,裘德洛当然帅的没得边,小罗伯特唐尼风格的holmes倒是很合我妈的口味,他心目中妙语连珠又有点痞气的神探。“想要点文化生活么?我有晚上唐璜的票。”

思妍想大喊,但她看到那人一只手悄悄的揣到了兜里,朝她走过来,快走到她这条货架时,她绕到另一条货架,冲出门外。

我太爱原著了但我还是爱这部好莱坞式的holmes,不为什么只为他又燃起我小时候的梦。

一条路,零星开了几个店子,有一些都关门了,一定已经十点了。

其实那么多的名侦探,怪盗亚森罗宾,胖老鼠一般的布朗神父,挑剔成性的波罗,神神叨叨的马普尔小姐,风度翩翩的人形佐七,我妈最近再看的狄仁杰以及那个做事慢吞吞就会装逼拗造型的明智小五郎,最喜欢的还是holmes,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时代的代表以及领袖。或许你没有看过这么多侦探文学,但谈及侦探你一定知道holmes。我就是喜欢他,无与伦比。

在往前跑就是她们小区了,要穿过一个巷子,那是一个老小区,这里的房子都要陆续拆掉, 有些人已经搬走了。三幢六层楼围着,成一个正方形,有一面留了个铁门,围着一个院子,这样的叫一个区,他家在三区,一共八个区,中间都是纵横交错的巷子,没有物业费,没有公摊的电费,巷子里有灯也是常年暗着。

看到一句影评,holmes开启了我们的侦探文学之路,然后不约而同的前往东瀛探访,可是绕了一圈发现英伦永远是心底最认可的。

思妍知道不能进去,那条洞洞的路,像一个无底深渊,是一个绝佳的犯罪现场,思妍从小就知道, 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美好,暗流涌动的,永远是不为人知的黑暗,特别是没有光亮的地方。

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star。

她坐在非机动车道的路沿子上,看着车水马龙,路灯照耀如白昼,和那条黑巷子交相呼应,简直两个世界,那个人跟踪者,一动不动的,站在她正后方的人行道最里侧,距她仅有最多5米。

思妍看着马路上急速飞驰的车,路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她绝望了,她会怎么样,会被卖掉吗?会去哪里?她不敢想。她抱着膝盖,想哭都哭不出来。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不是一道光,你是一个时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