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孤立的我们

文/森风

如果你打我一下,我回击,那我们将一直打来打去,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一起玩呢?

世间漫长,但记忆短暂,可人却始终揪着过往中的零星一点。

本以为棒子拍的肯定就是烂俗的爱情片,刚开始两个要好的女孩最后肯定会因为男人翻脸,就是七月与安生的韩国版。但是看着看着,却发现讲的原来是一个校园隐形暴力的故事。主人公李善不漂亮,家里穷,自卑懦弱,很快便成了校园里被孤立的人,暑假期间碰到了一个转学生智雅,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但是开学后智雅发现大家对李善的态度很微妙,于是她也抛弃了李善,加入了别人的小团伙。这看起来很正常,只是一个小女孩虚荣的故事。不过因为智雅的成绩超过了校园小团体头儿宝拉成为了第一名,宝拉开始排斥智雅,开始说她坏话,被智雅伤害的李善也“ 不经意”透露智雅家庭的秘密以及她的谎言,两人最终互相伤害。影片给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两个都被孤立的人站在操场上,看着对方,却又不敢说话。

我始终记得那段几乎被全班女生孤立的日子,虽然不记得持续了多久,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除了发小,班里的每一个女生都不跟我说话。这是显而易见的,被孤立的人能够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就像是被围困在一个山谷里,四处都是陡峭的悬崖。

让我惊讶却又不意外的是,热评里几乎一大半的人都在说,这就是我的故事啊。难道几乎所有得人都被孤立过?我想应该是的。小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过这样的体验,班里都有一个类似于女神级别的人,她有可能成绩好,有可能漂亮,有可能老师喜爱,总之,大家都想跟她玩,跟她成为好朋友特别有面子,身边总有几个小伙伴,不管她说什么,都有人认同,有时,即使你觉得她说的不对,或者,并不能确定她说的对不对,你都不敢提出异议,因为,你害怕成为被她们攻击的对象。如果她们人好还行,但如果像剧中的宝拉一样,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不惜攻击她人,那你不得不和他们站在一起,你得一起去孤立那个弱小的人,才能保护自己不被孤立。其实呢?我们都被友情孤立了。

那场孤立,好像是几个人先发起的,而后煽动了全班人。每一场集体起义里,有人保持清醒,但更多的是醉汉,他们没有明确的立场,形势便是方向。些许平日玩得好的朋友,人前也不与我对视,形同陌路,但人后也会给我打电话,或者偷偷拉我去走廊说话,话语里大多透露着一种无可奈何。

我相信大家应该都跟我一样孤立过别人,也被人孤立过。小时候成绩好,身边也有三五个好朋友,虽说不是那种头的人物,但是也没什么人会欺负我,有时候看到不收待见的女生也会和影片一样,集体活动时不愿意带她玩,觉得好没面子啊,我怎么能跟她一起玩呢,我的其他朋友看见了会不高兴的。很快,报应就来了。我二年级开始学古筝,当时也挺感兴趣的,学的很快,一年就过了六级,然后老师就把我放到了“高级”一点的班,那里几乎都是高年级甚至上初中的,她们讲话我听不懂,她们有的人发育了来姨妈了我也不懂,最后用不了多久我就被孤立了,我清楚的记得老师要带4个人出去搬东西,而加我也就5个人,她们四个一人推我一下,把我挤到后面笑嘻嘻跟我说,不要带她不要带她,见我快哭了也不知道是担心我哭还是希望我哭似的说“哟哟,她快哭了”…那段时间死活不愿去上课,我该不该被孤立呢?该!谁叫我孤立过别人啊,所以评论里大部分说自己被欺负得人,大多也该,你敢说你一直被欺负?肯定一有机会也会小小的报复一下吧。

身处孤立中的人,无论再做什么事,都是错。多说一句话是错,站着是错,坐着也错,甚至一颦一蹙也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

导演的聪明之处就是一直以两个小孩的眼光来做出各种反应,所以在我们看来那些行为,幼稚却可以理解,因为当我们慢慢长大,我们就学会用各种伪装来巧妙的掩饰住我们想要孤立的事实。比如宿舍里不愿意带谁玩可以假装说,哎呀正巧你不在,比如同事一起合作时会心照不宣的同时 “ 忘记”一个人,比如,就像你现在所处得环境,你明明和每人人都可以谈笑风生,寂寞时却找不到可以拨的号码。

韩国电影《我们的世界》(#US#)里,李善就是那个最先被孤立的人。

正巧最近看了一本东野圭吾的小说叫《恶意》,具体情节就不多说,但是里面一句话给人感触很深。嫌疑人A一直是被以为是校园暴力欺负的对象,最后却发现他一直是那个头儿的助手,甚至帮他犯罪,到死都要杀掉那个曾经被他们真正一直欺负的人B时,警官对A说,你是害怕,因为你才是一直被欺负的人,因为你不想犯罪,却又不能不帮他犯罪,你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被欺负,那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B呢?也许真没什么,每一个孤立别人的人被问为什么时都会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看他不爽。

被孤立的原因,故事里没有讲。我能够看到的只是她小心翼翼地站在人群的远处,内心渴望着与他们平等、真诚地沟通,但往往还未等她勇敢地跨出一步,热闹的人群早已将她扔得远远的。

愿你我不会再看别人不爽,我不会再让别人不爽。

回想起现实中的时光,我大概能够感同身受吧。那些在偷偷对我施展善意的人,我一一记得,并试图在人前表达谢意与友好,试图先打开一个小洞,而后融化整个集体。但,这很难。集体起义里的人,尽管并不坚定,但只有领头者保持镇定,以高亢的声音巩固住局势,这场起义便不会消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彩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里,新转来的同学韩智雅,在不知道班级局势的情况下,认识了李善,两人一拍即合,迅速成为最好的朋友,无话不谈。我曾经设想,如果故事的一开始,韩智雅得知李善是被孤立的,那她们还会成为朋友吗?一定不会吧,毕竟站在群众的对立面,需要承受的压力不比被孤立的人少;毕竟成为被孤立者的朋友,与被孤立又有什么区别呢?

先认识后认识,都没关系,因为韩智雅在慢慢熟悉了班级之后,与其他同学的关系越来也好,她不再是那个刚刚来,对一切都陌生的“转校生”了,也正是因为这一份熟悉,她也有了孤立李善的姿态。

本文由上海快三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被孤立的我们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